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管家先生回来了(7)完结

额,今天把这篇完结了。

这几天上班忙成狗,本来计划是上个星期完结的,拖了一个星期,烦烦哒。

以下正文

————————————————————————

7

 

到了快入冬的时候,致一放了个小假,郝眉本想着过年再回家,可是爷爷催ko回老宅准备过年的事宜,郝眉想着伸不伸脖子早晚都会有一刀,便和ko一起回了家。

先回的还是爸妈家,到了家里一想到晚上会有场硬仗要打,郝眉就赶紧洗了澡躺床上养精蓄锐。Ko笑笑没说话,吻了他,让他好好休息,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在床上滚来滚去,裹成一只长长的毛毛虫,郝眉却睡不着了,他听到ko的声音,爬起来站在窗户边上往下看。

是在他家做饭的小阿姐,特别爱说他可爱的那个,现在儿子都快上一年级了。她提着个篮子,跟ko说话,他俩站在花园里的一棵长青旁边,听不太清楚说什么,但是开心得不得了,ko虽然没笑,但隔着老远郝眉都能感觉到ko的好心情。

小阿姐指指上面,ko抬头向他看来,郝眉吓了一跳,唰得一声把窗帘拉拢。

 

睡不着了,郝眉就起来翻翻找找。他的卧室连着他的书房,不算很大,但是他从小不太会拾掇东西,经常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他爸就找人给他改了个小房间,他读书上课用的东西放在书房,卧室除了用来睡觉,啥都没放,就这样也还是乱得很。

他从他的小书房里翻出一个箱子来。有时候他怕自己忘了一些重要的书放在了哪个箱子里,便在箱子上贴好纸条,这个大大的纸箱子也不例外,纸条上写了三个大大的字,“不能碰”。

好吧,既是提醒收拾房间的阿姨,也是提醒自己,因为里面的东西全是和ko有关的,自从ko走后,他把所有和ko有关的东西一股脑塞进这个箱子里,虽然提醒自己“不能碰”,眼不见心不烦,可是每个假期回家,他都自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吹吹风,擦擦干净。

砰砰。

郝眉听到有人敲门,知道肯定是ko,便去给他开门。

“怎么?睡不着?”ko进来后随手把门关上,郝眉拉着他的手往书房里走。

“快来快来,”郝眉想说自己不但没有睡意反而兴奋得很。

郝眉把纸箱抱起来,放到桌子上,ko看到纸箱上的字,疑惑地看着他。

“哈哈,是眉哥之前打入冷宫的东西。”郝眉把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相册,笔记本,一个大大的灯笼,还有好些东西。

Ko按住郝眉翻东西的手,却不知道说什么。

“来来,我们来看照片!”郝眉凑过去亲了ko一下,ko点点头。

“这张照片你还记得吗?”照片上三个少年,郝眉和他表哥,站在一个大大的丑丑的雪人旁边,ko最高,站在雪人后面,却没有看镜头,看着郝眉的后脑勺。郝眉站在前面和他表哥笑得傻不拉几的,鼻子冻得通红。

“记得,你很开心。”

“对啊,好不容易下这么大的雪呢!”郝眉继续翻相册,“看这张!你好帅!”

这张是ko微张着嘴巴,黑色的衣服上沾着点点雪迹,愣愣地看过来,身后阳光照在白雪上,白雪下露出些许苍绿的树叶。郝眉扔了个大大的雪球在发呆的ko身上,他表哥拍下了愣神的ko。

郝眉觉得这是ko拍得最好的一张照片,虽然站在雪地里,整个人却都暖洋洋的。

“不过你可真行,我们这么多小孩子一起玩,你都能冷眼旁观,倒显得我们闹腾。”

“不是,”ko把相册拿过来,翻了几页,里面都有自己,郝眉的爸爸爱拍照,家中每一个人都入过他的镜头。

“嗯?什么不是?”郝眉问,ko便把相册放下。

“不是冷眼旁观,我只是嫉妒他们和你玩得那么开心。”

“可你才是那个人啊。”

“我知道。”

 

晚上郝眉的爸妈回家吃饭,却没有看到郝眉和ko。

郝眉的妈妈想着郝眉是个死宅,轻易不出门,ko就更不用说了,这两人会去哪儿?

郝眉的爸爸倒是一脸的不开心,他知道郝眉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又想到这几年他们父子之间的刺,于是他心里总是在思考ko是不是老爷子专门捡回家坑他的。

两个人正疑惑着,郝眉和ko倒是端着菜出来了,原来是亲自下厨给二老做饭了。

Ko厨艺很好,家中不忙他不用跟赵管家出门时也经常做饭给他们吃,郝眉却只爱珍馐不近庖厨。

郝眉妈一看这架势,看儿子眉目间的紧张,便知道他这是无事献殷勤了,更何况老奸巨猾的郝眉爸。

“嘿嘿,好久没回来啦,跟ko学做了几道菜,您两位老人家赏个面子尝一尝?”

Ko还是惯例不开口,自己拐走了别人的宝贝儿子,现下说什么都不好。

不过一顿饭吃得倒是平静,郝眉的爸爸看着儿子小心翼翼的样子,想起他高三毕业去庆大那年。

他本是打算安排儿子去国外留学,但郝眉自己报了庆大不说,还梗着脖子质问“是不是你把ko赶走的?”,郝眉的父亲冷着脸说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你才多大,你懂个屁。郝眉一看父亲气得冒字眼儿了,也是不认输,“要么你打死我把我送去国外读书,要么你就看着我去庆大吧。”

郝眉在郝家就是个宝贝,招人爱,平时活蹦乱跳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哪里会是个傻白甜,分明就是个来讨债的祖宗。郝眉的爸妈一直没有看到过郝眉的录取通知书,整个暑假他哪里都不去就窝在自己房间里。直到郝眉拉着箱子要去报名那天,才对两夫妻说,“我报的是计算机系。”好嘛,郝眉的爸爸直接怒了,生活费给他减到600,非得压压你这嚣张的气焰不可。结果郝眉安然无恙地毕了业不说,还跟着室友们创了业,他是又高兴又生气。

现在,看到郝眉一脸紧张地望着自己和妻子,而ko更是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郝眉,自己心里总归是酸涩的。

他不忍心现在为难郝眉,只让他在吃过饭后在自己办公的书房等着谈话。

 

“天底下这么多好的女孩子,你就非得跟个男人在一起吗!”郝眉的父亲总归想着世人的指点会让他们有多辛苦。

“爸,你记得你当年给我买玩具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郝眉问。

他带着郝眉去买玩具,郝眉想要一个机器人模型,导购却一个劲儿地推销限量版的航模。

他当时对导购说,“我郝家的孩子,不一定要最好的,但一定要自己喜欢的。”

哎,他默默叹了口气,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ko就是我喜欢的,而且他恰巧也是最好的。”

“你出去吧。”

郝眉沉默着走出书房,他妈妈和ko在楼下的沙发上聊天,见他刚出现在楼梯口,连忙迎上去,郝眉正要跟妈妈和ko撒个娇什么的,他爸在楼上沉着声音说,“ko你上来。”

Ko向郝眉点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便跟了上去。

“妈,我爸这不是要各个击破吧?”他还真担心。

“嗯,很有可能,而且ko又不是没有被你爸给赶走过。”

“额,我爸可是你老公哎,老是来棒打鸳鸯你也不管管!”

郝眉妈妈被气笑了,捏着郝眉的耳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让我帮你说好话吗?几年前我可是帮过你们了的,这次总该你们自己去争取了吧。”

 “哼,说到底还是不愿意帮我!诶!ko下来了!”郝眉摆脱妈妈的魔爪,揉着耳朵连忙跑过去。

“我爸说什么了?没骂你吧?没赶你走吧?”

郝眉妈妈看到郝眉紧张的样子,想到他大一寒假回家过年,瘦得很,说要不带他去爷爷那里过年,可以去见ko一面,郝眉摇摇头说不,不去。

孩子开心比什么都好,她想。

“没有,先生没说什么。”

“哦,”郝眉赶紧去握ko的手,ko的手暖暖的,他半信半疑的看着ko,ko朝他指指楼上,他才看见他爸妈都在楼梯上看他俩腻歪,连忙扯着ko往厨房走。

“诶?你手怎么回事?”郝眉发现ko的手心里几道红痕,非常明显,都有些肿了。

“我爸打你了?!”亏郝眉还信了ko的话!原来他爹没有说赶ko走的话,而是直接上家伙打了啊!

“别担心,戒尺打的,就三下,不疼。”ko环抱住郝眉,郝眉还能闻到刚才做了饭以后厨房里留下的味道。

“戒尺?戒尺!”郝眉高兴地挣脱ko的怀抱,一蹦三尺高。

郝眉家的戒尺是家法,他家有位先祖是太傅,这把戒尺是他留下惩戒子孙的,他爸用戒尺打了ko,便是承认ko是家里人了。

“不过真的不疼吗?看这样子我爸是用力了的啊。”郝眉心痛极了,用手轻轻地抚摸着ko的掌心,掌心绯红,纹路明显,像张网牢牢抓住自己。

“因为你在保护我的心,所以任何疼痛都不足为惧。”

“唯心主义。”郝眉红着脸轻哼。

 

郝眉假期满了,回致一继续上班。Ko要在家中准备过年事宜,赵管家今年想回自己老家中过年,正好ko在,便带着老婆孩子回去了。Ko在家中忙得脚不沾地,郝眉在致一也是没闲着,但好在没有接大的案子,也不算是太忙。

“眉哥,ko没在你这工作效率都不够高呢~~”调戏郝眉简直就是愚公打卡完成的日常任务。

“嗯,对啊,毕竟单身狗是不懂得‘情侣搭配干活不累’的真谛的。”郝眉一点不害臊地接话,给愚公一记暴击。

“你你你,回了趟家就嚣张许多啊!”愚公:扶朕起来,朕还能继续怼。

“嗯,毕竟已经给了ko名分了啊~~”郝眉吃着ko给他订的一家私房菜,得瑟地说。

真·k.o.

 

 

终于盼到过年回家啦,ko本来是要来接郝眉的,可是赵管家一走,ko便事事都要去操心,比他以前给赵管家当徒弟可是累得多,好在他从来郝家就一直在做这些事情,虽然忙却不是乱。

Ko抽空给郝眉打电话,交代他不要带行李,带好证件就可以了。郝眉想这人就是看不起自己的整理能力,翻开大行李箱就往里塞衣服。塞了几件厚厚的衣服后,不得不承认ko的担心是必要的,又把衣服塞回衣柜,只带了证件和钱包便赶去机场了。

下了飞机后刚一开机,ko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你神了,我刚开机你就打过来了!”

“我给你订的机票。”

“哼,你就不能说‘心有灵犀’吗!”

“快出来。”

“好好,别催我嘛~”

“我想你。”郝眉突然停下来,心里一股暖流,柔柔地流在他的四肢百骸。

“你,你等我。”他撒开脚丫子往出口跑。Ko平时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一旦他开口说“想你”什么的,郝眉就完全无法拒绝他。

人群里有人拿着“xx先生”的牌子,有人戴着帽子围着围巾往里面张望,有个女孩子打着电话问哪里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全是亲人朋友爱人翘首期盼的目光。

郝眉东张西望的,没有看见ko,他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却突然被抱进怀里。

大衣还带着户外冰冷的风,机场里暖暖的空气也没能让ko的衣服暖和起来。或者本来这股冷清的气息就是专属于ko的,但是郝眉发现自己用手环住的后背,却渐渐升腾起暖意,他很开心。

 

年夜饭无非就是那么些事情,只是郝眉家要去祠堂祭祖,过后要祭灶神,还要给树木喂年夜饭,包红布条,过后要守岁。爷爷在家,过年总是要复杂很多,不过郝眉最喜欢爷爷能在家,虽然事情多却也还算有趣,更何况爷爷的红包最大个儿!

爷爷似乎也知道了他们的事情,发红包时将二人手掌相叠,只说了句,“唯望两不相负”,郝眉已是感动得落泪。

老宅里有间房改了个壁炉,郝眉喜欢听柴火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Ko将木柴放进壁炉,燃烧的木柴有股香味,让人舒畅清明。

郝眉说自己在致一的群里抢到了肖奈发的大红包,而且是手气最佳。

“哼哼,他们居然撺掇我发一个,好吧,发一个就发一个,不然我都忘了挥金如土的感觉了。”他戳戳手机发了个大大的红包,群里立马一群抱大腿求包养的。

“哈哈,有人求我包养他!”ko伸过脑袋靠在郝眉肩膀上。

“我看看。”郝眉把手机乖乖递给ko。

Ko打了几个字,

 “我是ko”,

群里迷之沉默,过了会儿愚公说,

“报告,是 @猴子酒 @苦逼程序猿 @天冷脱秋裤 @回家过年娶老公 求眉哥包养,报告完毕。”

郝眉看着愚公回的消息简直笑晕了,然后ko拿着手机发了个口令红包,领取口令,“郝眉是ko的”。然后把手机还给郝眉,去给郝眉倒水,郝眉说口渴,但是不想动。

这红包你说领不领?

领啊!!

“郝眉是ko的”

“郝眉是ko的”

……

……

郝眉开心地抱着ko吧唧一口亲上去,“我是你的,”ko小心地把杯子拿开,免得烫着郝眉,郝眉看到,心里一暖。

“不过你也是我的!”

“嗯。”

“又说嗯,不许说嗯,说点别的。”郝眉命令道。

“我爱你。”

“……你这是犯规。”

“嗯,你说了算。”

“又说嗯?”

“我爱你。”

 

————————————————————

这篇是突然来的脑洞写的,没有大纲,写到哪里算哪里,所以有的章节长一些,有的又短一些,而且之前有想过狗血一些,但是又想着他俩太狗血了我也写不出来,干脆算了,和一开始的简介相比,简直打脸啪啪啪。


这里还是一如既往地跪谢读者老爷们包涵。谢谢啦!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