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管家先生回来了(5)平行时空

最近上班忙,所以都没有时间更文,但是不会跳票哒,跪谢读者老爷们不离不弃。

以下正文

——————————————————————

5

 

要说ko虽然跟郝眉讲自己要哄他回来,但是俩人的相处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

这天周末,郝眉还没有起床,ko在厨房准备吃的。

郝眉这个人好得过分,可爱得犯规,ko经常会想,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能比得过郝眉的地方,除了能给他做点好吃的,对于郝眉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更大的意义,而郝眉,大概根本不缺他这样一个厨师。

他把肉馅和好,放置在一旁,又把糯米拿出来倒在一个大碗里,放上温水泡好。看时间竟然已经十点过了,正想着去看看郝眉起床没有,郝眉就揉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来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就倒下去。

“你在做什么啊?”迷迷糊糊的,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糯米丸子,你早餐想吃什么?”ko问他。

“哎呀不吃,我还没睡饱。”说着他在宽大的沙发上打了个滚,睡衣被他弄得皱皱的,露出一大片肌肤,白白的。

“那就去床上睡,别着凉。”ko伸手把他的睡衣往下拉一点,他刚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怕吹着郝眉。

郝眉感觉到ko给他拉衣服,一下子翻身坐起来,看着ko。

Ko看他盯着自己,凑到郝眉嘴边,郝眉往后退,却只靠着沙发。Ko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抿着嘴。

郝眉想自己好久都没看见他笑得这么开心了。

Ko亲在他嘴角上,郝眉不动,ko舔了舔,用了力,郝眉却突然张嘴咬了ko的嘴巴一下,ko却笑得更开心。

“不亲了!”郝眉炸毛。

“好,我去给你拿床毛毯。”ko起身去房间。

郝眉蹂躏着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揍了无辜的抱枕几拳头,看着ko一脸愉悦地往房间走去。

“我还没刷牙!”他想着亲了还没有三秒吧,就这么放ko走了真是吃亏。

Ko站在卧室门口回头看郝眉,乖乖地回答,“那我帮你挤牙膏。”

“谁特么要你帮我挤牙膏!”

 

Ko给郝眉拿了被子,又帮他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郝眉已经自己去洗漱好了,他边刷牙洗脸边想ko今天这种表现简直注孤生。

出来又看到ko给自己准备被子电脑早餐饮料,又想,算了吧,他这么贤惠,自己要对他多一点宽容,世界上就会多一点爱。

郝眉继续跑到沙发上躺好,但也不玩电脑,也没吃东西。

Ko见他发着小脾气,走过去坐在沙发旁边,郝眉就往沙发里面挪,ko又坐进去一点,郝眉又挪。

“挤我干嘛!把面包递过来!”ko去端盘子,盘子里装了面包,面包里夹了培根和芝士,在烤箱里烤得金黄。

郝眉拿起来大大地咬了一口,ko递了酸奶给郝眉,郝眉特别喜欢吃酸奶,他说酸酸的特别能打开食欲,而且他特别爱吃山楂片,以前家里的山楂片多到吃不完,郝眉也没吃腻。

郝眉使劲儿地吸酸奶,ko就坐在沙发旁边看他吃早餐,给他递纸巾,给他放盘子。他把吸管吸得呼呼响,却很高兴,他喜欢这种声音,算是郝眉的一点点小癖好。

Ko看他吃得很满足,还把砸吧着舔嘴唇,没忍住,把郝眉压在沙发上,含住了诱惑却不自知的舌头。

郝眉愣了一下,您在这服侍我进食大半天就为了占我便宜?

“现在继续。”ko压低着声音说,火热的气息喷薄在郝眉的耳边,郝眉的脸唰得红了,他感到自己全身的皮肤都在战栗,又渴望着ko更多的触摸。

欢快的铃声却突然响起来。

Ko正在郝眉的脖颈间游走,郝眉偏过头,由着ko亲吻,他的手被ko紧紧握住,十指相扣。Ko停下来,准备去拿手机。郝眉拉住他不要他走。

“是阿姨。”ko知道郝眉妈妈的铃声是不一样的,是郝眉的妈妈自己设置的,一直都是这样。

郝眉嘟着嘴生无可恋,ko接了电话放在郝眉耳边。

“妈……”郝眉不开心,老妈你这个电话来得也太不是时候了,我正要搞定你儿媳呢!

“干啥去了啊,还没起床啊,这么久才接电话。”

“嗯,那啥,没听见,没听见。”总不能告诉您老人家我正打算和ko进行不可描述的内容吧。

Ko见郝眉和妈妈聊得开心,转身走到厨房,他接了两大杯冷水喝下去,想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毕业,哎,都留了好多级了。

把糯米捞出来滴水晾干,肉馅捏成丸子,在糯米上滚一圈,肉丸立刻胖乎乎的非常可爱,他把糯米丸子整齐地码放在蒸笼上,放到锅子里开始蒸。

厨房外郝眉应该已经打完了电话,听到他大声地喊“你去上路上路”“哎呀我去你干啥玩意儿呢”“快快,我没蓝了没蓝了”,ko把剩下的肉馅放在冰箱里,准备晚上给郝眉烙肉饼吃。然后又把厨房收拾干净,把手也洗干净,也不一会儿,走出来看到郝眉抱着电脑在沙发上睡着了。

Ko把电脑从他怀里轻轻地拿出来,郝眉没有醒,他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ko便去把窗帘拉上。

郝眉一张娃娃脸,睡着的时候更是像个小孩子。

Ko低下头亲在郝眉额头上。

郝眉却醒了,睁开眼睛,说,“你又偷亲我。”

“嗯。”ko一点都不心虚地答应了。

 

Ko第一次偷亲郝眉却不是这样的理直气壮。

郝眉高二的时候,二胖说自己要去追隔壁班班花。郝眉想想隔壁那朵带刺的食人花,冷漠地对二胖说不可能。

二胖不信这个邪,当然了,人班花真没理他。二胖伤心欲绝,便跑到理发店说要削掉三千烦恼丝。去理发店的路上,二胖一言未发,郝眉见他如此憔悴,一股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豪迈之气油然而生,结果就是他和二胖两个光头街头接受着大家注视的目光。

剃了光头郝眉就后悔了,他悄悄地回家,结果还是被看门的大叔扫地的阿姨一通围观,厨房新来的小阿姐笑得前俯后仰,直嚷嚷,“眉眉光头太可爱了,小管家,快来看!”

天要亡我!

小阿姐嘴里的小管家不是ko是谁啊,可是ko最近和爷爷去了老宅了已经两个多星期没在别墅了啊!

郝眉不愿意相信,他抱住自己的光头就往楼上跑。

Ko站在楼梯最上面,看见郝眉狼狈地捂住自己的头。

“不许笑!”郝眉大声命令道。

Ko没有笑出声,但是弯弯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郝眉很少见他这么笑过,顿时又觉得自己这个光头留得也挺值得的。

“是很可爱。”ko边说边走下来,郝眉把书包塞到ko手里,蹬蹬往自己房间冲去。

Ko拿着他的书包走到郝眉房间里,郝眉正在翻箱倒柜地找帽子,ko把书包给他放好,走到他的衣柜前,轻易地给他找了个淡蓝色的鸭舌帽准备给郝眉戴上。

郝眉一把夺过帽子,帽檐反着戴在后面,拍拍自己的脑门,哀嚎一声,“我那苦命的头发啊!”然后扑倒在自己的大床上不断地翻滚。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ko问自己。

等到ko忙完事情上楼去叫郝眉吃饭的时候,郝眉戴着帽子在床上睡着了。

ko想,爱情的产生好像很简单啊,明亮的窗户,被风吹动的窗帘,发酵成爱情无非这么一瞬间。

但好像也不是,最起码,那个最重要的人,一定要是郝眉,必须要是郝眉。

他不受控制地走到郝眉的床边,郝眉戴着帽子睡,硌得他不舒服,ko想帮他把帽子拿下来,郝眉嘟着嘴,喊了句“ko”,没醒。

如一把宝剑割裂丝帛,应声而开,ko想,他真该去亲吻这个人。

彼时的ko心被自己攥在手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只敢隔着帽子轻轻亲了郝眉的额头。

“ko,”郝眉醒了,ko有点不知所措。

“你偷亲我。”ko不知道郝眉是不是生气了,心下不安。

“那你可要对我负责,不许赖账。”郝眉一双大眼睛直直盯着ko。

“好。”ko心中的喜悦翻腾起来压住他的窘迫,他紧紧地抱住郝眉。

这个光头剃得可真特么值!郝眉又想。谢谢您了二胖同志。

 

 

“这次偷亲你,不会赖账了。”ko拉过郝眉的手,亲了郝眉的手背。

“当年……”

“不要说,”郝眉打断他。以前的分开就是断在他掌心的一根荆棘,你看不到刺,它却在你的皮肉里长成结,你难受,你弄不出来,你忽略不了,一用力它就拼命地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那时候郝眉想着自己的光头其实一点都不好看,即使ko和家里的人都说可爱,他还是烦烦哒。结果第二天回家,发现家中又多了一名光头,ko。

“我去!不公平,为什么你剃了光头大家都夸你帅,而我大家就说是可爱!我不服!我抗议!”

ko看了郝眉一眼,脸上还是淡淡的没表情的样子,说,“因为你本来就可爱啊。”

郝眉不想承认自己很开心,嘟囔着说,“可爱什么啊,像个电灯泡。”

ko却不同意,正儿八经地回答,“不,像太阳。”

是像太阳,他说的是郝眉。然而那时候的他没有逐日的勇气。

他在郝眉的父亲得知这段感情后,选择了放弃。

“如果你足够优秀的话,我无话可说。”

他想着离开郝家。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你就这样走了,比你们分开更让眉眉伤心,你去爷爷那里呆几年,变得更好更优秀,对得起眉眉,也要对得起自己。”ko没想到郝眉的妈妈也知情。

于是他和郝眉分开。

郝眉说,“你他妈胆子真小,算我看错你了。”

他闭上眼睛,全是郝眉离去的背影,郝眉的话只说一次,他却在心中重播无数遍,他知道郝眉狠心的话里藏着颤抖的哭腔。

有次ko读到一句话,“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ko想自己也该坚定一颗心,他没打算写信,因为有的话,他想当面对郝眉说。

 

“我总是自私,顾虑着自己要多好才能与你并肩,”

郝眉没说话,他知道当年父亲与ko交谈的事情,愤怒之余又庆幸父亲没有说更过分的话,因为比起与ko分开,他更害怕ko又回到漂泊无依孑然一身的日子。

“却忘了自己所有的努力是为了什么,”ko抚摸郝眉的脸,面前这个人,是他所有深情的源泉,

“前途只是一种生活,我希望这种生活里有你。”

人的一生那么长,情爱哪里又能永远如新,总会渐远,远到你看不见叶落花开,远到你听不到流水潺潺。

但有花堪折,情何以逃?你若摊开手心,那把月光便静静躺在你的掌心。

“要是我爸又对我实施经济制裁怎么办?”郝眉恶狠狠地问,当年他就是知道了ko离开的原因,才背着家里考了离家很远的庆大计算机系,过了四年穷苦日子。

“没关系,是爷爷给我发工资,而且我们不是都在肖奈那里上班吗。”ko笑着说,让他不要担心。

“哼,老三都没给你发工资的好吗!”

“不是打你卡上了吗?”

“打我卡上就是我的了!”

“都是你的,包括我。”

一个甜腻腻的吻覆下来。

郝眉被亲得晕头转向,心里想行啊你个ko,情话技能长进不少,少爷我已经彻底缴械投降了。


————————————————————————

今天会看自己写的内容,感觉都好平淡,又不甜,又没什么矛盾啊冲突啊,还是要多读书啊望天。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