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天上掉下个郝眉眉(一发完)又名:ko大厨包养了一个小酒仙

眉哥是天上的小酒仙设定。

天庭的内容加了许多自己的私设和脑洞,介意的姑娘慎点。

你们不是催我码字吗,吼吼,码个一发完给你们,1w3,又粗又长。

我就说啊,我撸连载就是为了给(一发完)找脑洞用的,《管家先生》我才写了4章呢,我现在(一发完)脑洞已经好几个了。

看在我又爆肝的份上,使劲儿夸我好!不!好!

以下正文

————————————————————

天上掉下个郝眉眉

 

Ko在家中捡到了一个人。

不,是一个神仙。

嗯,是这个“神仙”自己说的。

“我叫郝眉,是个神仙,我在天上玩儿呢,被阵肆虐的妖风给刮到你们凡间来了。”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Ko自然是不信。且不说他虽未读什么书,但好歹自学成才,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再者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说自己生活在天庭,却被什么“妖风”刮来。

能信吗?不能。

但现在谈话的重点不是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神仙,重点是他突然从天而降,砸坏了ko租住房子的凉棚。

房东阿姨在自家楼顶上又搭了三个小房间,空余的地方开了个小菜园,搭了个凉棚。Ko好不容易才租了这么个好地方,才搬来没两个月呢,这家伙就把房东阿姨最宝贵的小菜园砸了个乱七八糟。

这就该赔偿啊。但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个大大笑脸图案T恤,休闲牛仔裤,还揉着自己摔疼了的屁股的“神仙”,突然觉得要让他赔偿,希望有点渺茫。

算了,自认倒霉吧,存点钱把房东阿姨的凉棚修好也就没事了。

“诶诶,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是神仙?”郝眉看眼前这个人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凑上前去问。

“嗯。”废话。Ko心里默默吐槽。

“我真是神仙,就是那种住天庭里,可以飞来飞去变来变去那种!”

“哦,那你飞一个。”ko不想跟他多说,他今天好不容易休假,只想赶快把他打发走,好多睡一会儿。

“嗯…我好像摔着了,飞不起来。”这么一说,郝眉才发现,妈蛋,老子好像不会飞了!

“哦,那你变一个。”ko站起来往房间里走。

“嗯…我好像没有法力了……卧槽!我真的没有法力了!”郝眉大叫!惨了惨了惨了,我完蛋了!

Ko看看他在自己面前急的团团转,淡淡地说,“找警察吧,神仙。”

“哼,如果我不是神仙,怎么会从那么高的天上掉下来还没有摔死呢?”郝眉反问ko。

Ko也觉得好奇,对啊,他这里虽然是老旧的居民楼,但好歹也是在六楼的楼顶,周围也没有什么建筑物,他是从哪里出现的呢?凉棚都被砸坏了,怎么他就毫发无伤呢?当然,这位神仙大人还是被摔得“飞不起来了”。

“我带你去附近的派出所,你自己想办法吧。凉棚我也不让你赔了。”ko走到菜园里,拉开铁门,示意郝眉出去。

不行。不能走。我现在飞也飞不起来,法力也没有了,在这人间举目无亲的,万一给坏人绑架了可怎么办?万一这个人对别人说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没摔死,被拉去解剖了做实验可怎么办?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赖着他!

“别别,不要送我去警察叔叔那里啊!我不是砸坏了你的凉棚吗?我留下来帮你修好我再走。”郝眉想只有先拖延着时间,然后想办法回复法力再回去了。

“不用了,凉棚我自己搭。”ko拒绝,保持着打开铁门的姿势。

“不要啊!你看我这么白白嫩嫩又傻乎乎的,要是被人贩子卖到大山里做苦力,卖给别人割了器官卖可咋办啊!你我缘分不浅,我落在你这里就是上天注定让我们相遇的啊 ,你忍心将我推入水深火热之中吗!”说着哭着就去拉ko的手,ko抬手躲开,郝眉假哭,眨巴眼睛使劲挤出两滴眼泪。这个人还知道自己傻,不容易。

“一个星期。”

“太好啦!你是大好人!等我法力恢复了我就给你买大房子!”

“不用了,这里很好。”

“那就买一百个凉棚!”嗯,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ko没说出来。

 

 

 

“你们凡人对我们神仙的误会也太深了,”郝眉抱着个西瓜啃得正开心,他最近在看《欢天喜地七仙女》。

“?”虽然ko没说话,但是郝眉知道他在表达疑问。放下西瓜,坐到ko旁边。

“就比如说不让谈恋爱这个事儿,我们也与时俱进的好吧,像老三和三嫂,那就是真正的神仙眷侣,再比如我爹妈,那也是自由恋爱,喏,才有了我。”郝眉兀自给ko科普天庭上的事,ko没接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郝眉扯了扯自己宽大的衣服,“你别又敷衍我呀,我说真的,像我们在天上,也是爱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啊,没有一定要穿汉服的。”

Ko想到他刚砸到自己院子的打扮,默默不说话。

 

第二天ko就照常上班去了。去之前还是给郝眉留了吃的,他还是不信郝眉是个神仙,凡人总会饿的,喊醒那个睡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的人,郝眉迷迷糊糊地问这么早喊自己干什么,ko说自己上班去了,让他在家。

郝眉答应了,又继续睡。

Ko在一个不算太大的饭店上班,是主厨。他十四岁家里就没人了,很沉默,不怎么搭理人,所以虽然长得帅,但是冷冰冰地,没什么朋友更不用说女朋友了。这个郝眉,嗯,还是挺可爱的吧。他这样想着,竟比往常更盼着回家,想知道那个男孩子在家里一天都做了些什么,还是不是继续认为自己是个神仙。

到了家,静悄悄的。

他打开灯,郝眉还躺在沙发上睡着。他一走动,郝眉就醒过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郝眉一下子来了精神,一把抓住ko的手。

“怎么了?”ko问。

“你给我留的饭菜太少了,我好饿。”哭兮呆呆地看着ko。

“你不是神仙吗?”

“我是个酒仙,酒肉酒肉,我是一定要吃肉哒!”

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我无言以对。

“酒仙?”ko对他的职业倒是挺感兴趣。

“对啊,说白了就是个酿酒的。诶!酿酒!对啊,我可以酿酒啊,我酿好了酒,老三他们就可以闻着酒味来找我了。”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嗯,先吃晚饭吧。”ko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他的胡言乱语,只好绕过这个话题。

郝眉倒还沉浸在自己想出来的办法中,决心明天着手酿酒。

 

Ko的厨艺征服了郝眉,郝眉吃着吃着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吞下去。

“你是我见过的厨艺最棒的厨师了!太好吃了!”郝眉一点都不吝惜自己的赞美,狼吞虎咽的。

“哎,自从食神老爷爷退休之后,我都没吃到过真正能称为‘菜’的东西了。你是不知道,天庭上那帮老头子整天提倡什么饮晨露以修身,采月华以正气,可我就不行,我必须得吃美味佳肴,就为这事儿,我师父没少批评我,说他饮五谷之精华,我却只知食其糟粕,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我有什么办法。”

“你师父?”ko好奇地问。

“就杜康,杜康你知道吧?”ko点点头。

“我爹妈本来想让我跟着太上老君学炼丹,说什么有地位有保障,福利好待遇好,晋升空间大。可是太上老君可啰嗦了,炼丹就整个芭蕉扇在那里扇来扇去他还要提醒你说姿势不对,忒无聊了。但酿酒就不一样了,去学酿酒运气好的话,一年能碰见我爱豆好几次呢!”郝眉越说越起劲。

Ko有点消化不过来,盯着郝眉那张说个不停吃个不停的嘴巴。

“诶?你怎么不吃呀?”

“我在店里吃过了。”

“哦。对了,刚说到哪儿了?对,说到我爱豆了。我爱豆人气可高啦,我今年都碰到过他两次了。有次师父拿我们几个酿的酒让他尝,他喝过后说我酿的最好,哈哈,那次比试我赢了老三呢!”他哈哈大笑,开心得很。

“谁?”

“你说我爱豆?齐天大圣啊!”他得意地摇着脑袋。

额……ko没说话。看他吃完了,就收拾碗筷往厨房走。他租的这个地方小,一扇门就把客厅和厨房隔开了,他回过头看郝眉摸着自己圆圆的肚子,然后又躺沙发上去了。

 

白天ko又要出去上班,他想了想,找出自己很久之前换下来的手机,带着郝眉去办了一张电话卡。正要教他怎么用,郝眉说,“我就说你们凡人对我们神仙的误解大大的吧,我怎么可能不会用手机啊,不过你这手机也太旧了,还用诺基亚呢大哥!”

Ko没说话,郝眉马上说,“不是不是,诺基亚质量好,要不是诺基亚,放这么些年早坏了,ko,别气别气啊。”郝眉这几天住ko这里,也看出他经济不宽裕,省吃俭用的,想着别气着ko了,人家明明收留了自己,还对自己这么好。

其实ko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他只是觉得郝眉这孩子入戏也太深了吧,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不还是报警算了。

“这是我手机号,有什么事打我电话。”然后递了一把钥匙给郝眉,让他自己回家。

郝眉接过钥匙,ko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准备上班去了。刚走没两步,郝眉在后面叫住他。

“怎么?”

“嗯,那个,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这才几分钟不到的路程啊,果然是脑袋不太好吗?

“我以前在天上都是念个决就回去了的,根本不用记路啊。”他知道ko在想什么,赶快回答。

“ko~耽误你几分钟送我回去吧,我保证下次一定记得路!”ko还是没说话。

“ko~ko~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在这里就你这么一个朋友,你会送我回去的是吧?呐?”郝眉亮晶晶的眼睛盯着ko。

“郝眉,”ko喊他,

“嗯?”

“你是靠撒娇当上神仙的吗?”ko问他,郝眉奇异地在这句话里听出了温柔。

 

 

 

Ko今天调休,中午过了就下班了。走到家门口,听到里面叮叮咚咚地敲着响,该不会是郝眉在修凉棚吧?

果然,一推开门,就看到郝眉拿着个锤子敲,房东阿姨给他递钉子,还教他该怎么钉,怎么才稳,他点着头回答,结果一下子敲在了自己的大拇指上。郝眉叫了一声,房东阿姨忙问砸得严重吗,快给我看看。

“我来吧。”ko关上门走过来,给房东阿姨打了声招呼。郝眉嘟着嘴把受伤的手指递到他面前,ko给他象征性地揉了两下,郝眉开心地笑起来。

“前天把您的凉棚砸坏了,这几天上班,还没来得及跟您修,实在抱歉。”ko拿过铁锤。

“没事儿,本来这个凉棚就好多年没管过了,是不牢固了,不过k小子啊,你家里来朋友了也不给阿姨讲,阿姨最近泡了菜,拿给你们尝尝啊,你再帮阿姨看看少了点什么,阿姨好改进改进。”房东阿姨人很好,不过她总觉得ko的名字拗口,就一直叫他k小子。她厨艺不太好,有时来ko这里学两招,做给来看她的孩子们吃,孩子们直夸她。

“好,那就谢谢您了。这凉棚我来修吧,您休息一下。”

“诶对了,这个孩子以前怎么没有看到过啊?”

“一个朋友,前天刚来的,以前在其他地方。”真·其他地方。

“阿姨,您下午说泡了什么菜?您厨艺肯定好吧,我就不行,真想跟您学两招。”郝眉嘴巴最甜,所以天上一帮老头老太太都还喜欢他得紧呐,就连他说太上老君炼丹最是无聊,老君都只敲了他脑袋一下,什么都没说,要是其他人,不得一顿政治教育才怪呢。

郝眉在早上ko送他回家后,跑去楼下阿姨家借工具修凉棚。Ko说过楼下是房东,人很好,而且郝眉想着ko上班也是挺累的,自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把自己砸坏的棚子修好。结果房东阿姨好得很,直说没关系,还跟着上来帮忙,指导郝眉,就半天不到呢,郝眉就知道了房东阿姨家有一个儿子结婚了在另一个城市上班,孙子五岁多啦下学期准备去读一年级。

“等着,我马上下楼去拿,我都是挑菜市场上最新鲜的才买来泡的。”说完蹬蹬下楼了。

 

“哈哈,房东阿姨人真好。是吧,ko?”

“嗯。”ko把一根木头拿起来,比划了一下,发现已经不能用了,然后看看地上的木头,好多也都断了。

“很多木条都不能用了,年头长了也不结实了,什么时候有空去建材市场买些材料才能重新搭了。”

郝眉听到要去买材料,心里更是过意不去了,ko生活得这么艰苦,自己还扯他后腿,跟着他吃跟着他穿,他也从不跟自己提什么钱的事儿,虽然他生活在天上,可是他也知道钱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ko,对不起啊,我……”

“过几天我要有个兼职,你要和我一起去吗?”ko问他。

郝眉高兴起来,他来人间这么久,最远就和ko去办了张电话卡呢。

“去去,我们一起赚钱买材料啊!”ko没说话,笑着点点头。

这时候房东阿姨正好抱着个泡菜坛子上来了,是以前那种老式的土罐子,土褐色,上面还有些图案,虽然不很精致,但是也别有一种年代感,让人觉得很亲切。

房东阿姨拿了洗干净的不沾油的筷子夹起来一根细长的豇豆,放在一个白瓷碗里,郝眉伸手去捞过来,把豇豆折成两段,递了一根给ko,ko咬了一小段,没说什么。

“是差点盐吗?”房东阿姨问,有夹了片红萝卜皮给ko,ko咬了一口,脆脆的。泡菜的酸味刺激着郝眉使劲儿分泌唾液,ko看了他一眼,夹了一块给他,他直说好吃好吃,哇,还有点辣呢。

“可不嘛,我买了新鲜的辣椒和姜一起泡的,k小子啊,我按你之前说的用凉白开泡的,锅洗了好几次,肯定没油,这次不会坏了吧?”

“不会,但是要定期在坛口周围加水,这几天有新鲜的花椒上市了,您可以多买一些放在坛子里。”

“好好,我明天就去买。这坛就放你这儿了,我买了花椒给你拿上来,不许说不要啊,你以前总说你一个人吃不了,现在不是眉眉在这里吗,你们俩一起吃总能吃完吧。”以前她要给ko点什么,ko总说一个人,也不怎么在家吃饭,基本都没收她的。

“阿姨,您泡了多少啊?”郝眉好奇地问。

“可多啦,想着再有几天我儿子儿媳要带孙子来看我,到时候给他们带点走,而且我那里坛子多得很哪,我还有好多空坛子没泡呢。我老伴儿以前爱自己泡点酒喝,家里其他没有就是坛子多。”

哎呀可真是老天睁眼,郝眉正愁着没东西酿酒呢!

“阿姨您给我几个呗?我给您酿酒喝呀~”

“行,你来拿,不过我老太婆可是没酒量的,无福消受啦。”

“我酿的是果酒,不醉人哒,酿好了给您尝!”

说着就和阿姨一起下楼去搬坛子,ko也跟着去当苦力。

晚饭是用阿姨给的泡菜来炒的烂肉豇豆和酸菜鱼,清炒了一个嫩南瓜丝,还有一个豆芽汤。

郝眉胃口大开,把光盘行动践行到底。

 

第二天郝眉去楼下超市买了许多水果,哼哧哼哧地提到楼上。居民楼没有电梯,他现在也没有法力,爬到楼顶已经是精疲力竭,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Ko回来的时候看到郝眉把所有的水果都洗干净了摆在茶几上餐桌上。

“ko,别看我花了这么多钱买了这么多水果,你不是要去兼职吗,到时候我摆个小摊在你旁边把这些果酒卖出去,咱们就回本儿啦!”他捣鼓着从房东阿姨那里搬来的坛子,有的大有的小。他挑了个最小的坛子放在一旁,指着这个坛子说,“而我,只需要这么小小的一坛就可以啦,等这坛酿好了,愚公猴子他们闻到了,就会来接我的。”

Ko也从他平时的谈话中知道了愚公猴子还有那个老三,都是他的师兄弟,在他师父杜康那里学酿酒。

“全都用水果吗?”ko问。

“对,用五谷酿白酒要花太多时间啦,而且要蒸要煮,还要酒曲,很久才能来味儿,太麻烦了。”他把各种水果,桃啊梨啊苹果都挑好,又拿了一大串葡萄出来。

“这就是我郝眉自己发明的果酒,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五云浆,好听吧?”ko不得不承认,他在提起酿酒的事情的时候,还挺可爱的,好像不是平时那个郝眉,又是平时那个郝眉。

“嗯,好听。”

“我给我爱豆喝得就是这个啦,他是神猴嘛,所以最爱吃水果,我全部都是那最新鲜的水果来酿的,装在云梦石做的金蕉盏中,然后放到温暖湿润的高阳池的石罅之间,闻之有酒味也无酒味,观之如五彩之云可变色,我爱豆可是一饮而尽,又我师父要了好多呢。”

Ko没有插话,看着郝眉自己把各种水果按一定的比例和顺序一一放进坛子中。

郝眉挑了夜晚来酿酒,说白天太热,再新鲜的水果都带着太阳的热度,他以前在天庭中都会把水果放在泛春渠中冰镇过,在这里不行,只能放在冰箱里了。

“你们天庭中爱喝酒的人多吗?”ko问,他已经渐渐开始相信郝眉了,或者说,他非常愿意相信郝眉了,即使郝眉现在说他是外星人,是古代穿越来的,ko都愿意相信。

郝眉听到ko这么问他,也是突然高兴起来。Ko这样问看来是愿意相信自己了,便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ko。

“多,可多啦!有时候我们甘波殿忙都忙不过来呢,得把以前酿好的酒给送到各位仙家那里去,要准备今年的酒,有时候一些仙家还要来预定,提诸如埋在哪里啊,窖几年啊之类的要求,到蟠桃宴可就更忙啦,我第一次在甘波殿参加蟠桃宴的时候,忙得脚不沾地睡都没睡好呢。诶,说起来,这今年的蟠桃盛宴也要到了啊,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在盛宴前回去,不然肯定得被师父打发去洗酒坛子。”

“那你是怎么来的?”ko其实一直想问,但以前是不太信,所以没问出来过。

“我那天无聊,不知不觉走到三嫂他们的玉禄山,然后说干脆去找三嫂聊会天,结果也没看到三嫂,却在他们园中看到块大镜子,我凑过去一看,结果就被一阵风卷了进去,然后我就掉你这儿了。”说到底郝眉也只知道是那面镜子的古怪,至于为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嗯,没关系。”ko安慰他。

“哎呀不说这些啦,你知道吗,他们喝酒可有自己的规矩啦,像石延年和苏舜钦,就有什么鬼饮,了饮,囚饮,鳖饮,鹤饮,有次我和愚公看到他们什么鹤饮,差点笑死,回来正在给猴子和老三讲呢,被师父听见,骂了一通,说我们自己就是治酒之人,不懂得饮酒之法便也算了,还反以为荣,我和愚公被赶去磨坊推了三天石磨。”

“那鹤饮是什么?”ko倒是从未听过这些说法。

“所谓鬼饮,便是夜不烧烛,了饮就是唱挽歌哭泣而饮,囚饮是露发赤脚而饮,鳖饮是用毛席裹着身子喝,鹤饮就是我说的最好笑的啦,站到树上做鹤状,下来喝一杯,又爬到树上做鹤状,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笑,再让我去推三十天的石磨我还是得笑啊。”

“嗯,是挺好笑的。”

“好了,完成了。咱们把这两坛给阿姨,这两坛大的咱们拿去卖,这坛小的到时候我给砸碎了让老三他们来接我。”

Ko没有说话,看着郝眉把一切都计划好,计划好什么时候离开。

今晚没有月光,星星也没有出来,他们在顶楼,凉风习习。

郝眉是真实的吗?他突然问自己。这种安静与闲适是真实的吗?他又问自己。

郝眉见他没有回答,转头看他。

ko想,自己大概是一个人太久了吧,幻想了一个快乐的吵闹的郝眉来陪自己。但他也知道郝眉是真实的,房东阿姨,手机里的来电记录,还有这面前的几坛子果酒,都告诉自己郝眉是真实的。可是郝眉计划着离开。不,他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不管他是不是神仙,他这样美好快乐的人,都不会属于沉默寂静的自己。

“ko,你怎么了?”

郝眉轻轻问,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话。

却被ko一把抱住。

夏日的心跳火热有力,郝眉也跟着紧张起来,他条件反射地回抱住ko,没有说话。衣料很薄,ko的体温传过来,郝眉想,他的体温倒不像他的性格那样冰冷嘛。

Ko放开郝眉,摸摸他的头发,“快去睡觉吧。”

 

 

郝眉睡在沙发上,和ko隔着一道门,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其实之前ko有让他睡房间,但是这沙发很大,睡他足够了,ko比自己高大,又要上班,自己怎么好意思让他睡沙发嘛。

可是今晚他实在睡不着,ko这个拥抱啥意思?他搞不懂。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抱着枕头去敲门。

“我进来了?”ko也没睡着,起来给他开了门。

郝眉抱着个枕头,头发乱糟糟的,穿着自己的黑色T恤,有点大,松松垮垮地罩在他身上。

“我睡不着,我要和你一起睡。”自从郝眉发现ko对自己的撒娇毫无抵抗力时,便拿出哄老人家的本事来对ko发起攻击。

果然,今天的ko依然不能抵抗,举手投降,让他进了屋子。

郝眉啥也不说,直直躺在床上,ko闭了眼睛,怎么办?

“你站着都能睡着吗?”郝眉见他不动,问ko。

不能,但你在我旁边我更睡不着。

“哦,那我还是出去睡沙发吧。”他起来又抱着他的枕头准备穿鞋出门。

“不用了。”ko说,走过去,把郝眉的枕头放到床上,自己也绕到另一边躺在床上,但是背对着郝眉。

“我的酒还要很久才会酿好呢,而且酿好了如果我不开他们也找不到我的。”郝眉突然说。

“所以,你别生气啊。”谁说的郝眉脑袋不好使?他灵光着呢。

“嗯。”ko答应了一声。

“ko,晚安。”

“晚安。”

 

 

郝眉醒来的时候ko已经上班去了,他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准备去洗漱,却看到ko的电脑屏幕还亮着。

诶?他这么早上班还起来上网呢?想着过去帮他关掉。有个网页没关,他滑动鼠标点开一看,搜索栏上赫然几个大字,“妄想症有哪些表现”,下面的链接和回答全是什么“毫无根据的设想……违背逻辑……强迫性的精神……”

郝眉心里一阵冰凉。

说什么相信他,还问他关于天庭中喝酒的事,还有那个拥抱,那句晚安。

全部都是假的。

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

房间角落里的几坛酒仿佛在嘲笑他。嘲笑他一个神仙沦落到这种地步,被一个自己无比信任,什么事情都全盘托出的凡人怀疑是精神病。

他从睡眠中彻底清醒过来,抱着他的那一小坛酒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来拿上手机。

 

日头越来越大,郝眉抱着他的酒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没有人看他一眼,大家都急匆匆地走进阴凉的地方。他不怕热,他觉得冷,想哭,又哭不出来。

他心里狠狠地怪ko不相信他,又想着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整天说自己是神仙的人是精神病吧。可是这样的解释郝眉不愿意接受,谁都可以怀疑他是精神病,房东阿姨可以,那个办电话卡的老板可以,送外卖的小哥可以,卖水果的小贩可以,马路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但是,ko不可以。

为什么?

不,我不知道,但是他就是不可以怀疑我!

他捏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联系的人就是ko,他知道是ko。

诺基亚的铃声一直在响,他不愿意挂断,但也没办法让它安静下来,他听着铃声和周围的吵闹声融成一片。

他想象着ko其实在自己吵吵闹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吧,明明很烦自己,却没有让自己闭嘴,ko其实一直都在讨厌自己吧,可是他怎么能装得那么像呢,装得对自己那么好。好到他以为是真的。好到他想着在这里一直陪着ko。

铃声终于停下来。他抱着他的酒坐在花坛上发呆。

铃声又响了。他还是没接。

铃声一直在响。手机有点烫,他把手机放在花坛的瓷砖上。

他终于接起来。

“郝眉,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接电话?”郝眉还没说话ko就急忙开口问。

Ko这天下班很早,想着回家给郝眉做冰淇淋,他天天下午都吵着说热。回到家才发现家中没人,一看,那坛他说用来回家的酒也不见了。

难不成他的朋友来把他接走了?

Ko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又抱着一丝希望给郝眉打电话。

没人接,没人接,还是没人接。

真的走了。他想。

再打一次,再打一次。

终于接通了。

“郝眉,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接电话?”他其实是想问你是不是要走了,回你口中的天庭去了,回到你自己的朋友家人身边了。

“ko,”郝眉喊他,声音不太对。

“你怎么了郝眉?”ko觉得他声音不大对,和平时那个活蹦乱跳的郝眉不一样。

“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我是个精神病?”郝眉本来想着不问的,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着愚公他们找来就可以了,可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他想知道ko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Ko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郝眉会这么问自己。

“怎么了?”

“我看到你在网上查妄想症的事了,你不愿意相信我也就算了,我也打扰你够久了。那些酒随便你怎么处理吧,砸了扔了都可以。”

“郝眉。”ko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了。

“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相反的,我一直认为那个疯子是我,我一直认为你是我幻想出来的。”

“什么?”郝眉没懂。

“你很好,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实的。”

“ko,”郝眉带着哭腔喊他。

“嗯,”

“我又迷路了,我走了很远,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郝眉就这样一秒原谅了ko,然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街头。

“没关系,你呆在那里别动,你告诉我周围有什么建筑物,我来找你。”ko带上门就跑顶着烈日出去找郝眉。

终于在一个热闹的十字路口找到了那个坐在花坛上的可怜孩子,他紧紧地抱着他的那坛酒,穿着自己宽大的黑色T恤,东张西望的。

Ko走过去站到他面前。郝眉也抬起头来。

“我是真实的,”郝眉说。

“我知道,”ko回答,伸手牵他站起来。

“你也是真实的,”郝眉把他的酒放在花坛上,站起来,他比ko矮,只到ko的鼻尖。

“我知道,”ko拍掉郝眉肩头上的一片叶子。

这次换郝眉抱住ko,他埋首在ko肩头,闷声说,“这个拥抱也是真实的。”

“我知道,昨晚那个也是。”ko搂住他。

十字路口人来人往。

没错,所有的喧闹和安静也都是真实的。

 

 

Ko的兼职是在游乐园的冰淇淋店里帮一天忙,冰淇淋店是ko的一个厨师朋友开的,开了店就没有去饭店上班了,算得上是ko唯一的朋友。

Ko把郝眉带上,还有他的两大坛果酒。刚一进店里,ko的朋友就跑出来问ko,“没想到你除了会做菜还会酿酒啊!行啊你,竟然藏着掖着,不厚道啊!”

Ko的朋友高高的,长得特别白,留了个特别显嫩的发型,郝眉简直不能想象他是个曾经能颠勺的大厨,说好的脸大脖子粗呢?好吧,虽然ko也不是这种形象。

“是他酿的。”ko一把把郝眉拉过来站在自己身边。

郝眉伸出手对这位大厨招招手打了招呼。

“可以啊ko,你开窍了啊~~”大厨调侃着ko。笑话,你什么时候看到过ko主动和一个人肢体接触?这都看不出端倪来,偶像剧岂不白看了嘛!

大厨尝了点郝眉酿的酒,直夸他厉害,居然有这种技能,问他能不能传授点小技巧啊。

“可以是可以,不过亲兄弟明算账啊,得拿钱来买秘方。”郝眉和这位大厨倒是挺聊得来的,大厨还说了好多ko以前的事儿,什么哪位美女顾客天天来就指定ko做菜啊,什么ko带了个二厨受不了他不说话跳槽了啊。

“矮油,眉眉你不要这么抠吗,我还有ko许多独家爆料哦~~”

“去去,眉眉是你叫的吗,行吧,那等下了班我就把秘方给你讲吧。”

“好嘞。”

这天是周末,游乐园里人特别多。天气不算热,但是买冰淇淋的人特别多,大概是店里来了两位大帅哥的原因。有的姑娘在这位帅哥这里买了冰淇淋,又跑去另一个帅哥那里买冰镇的果子酒,一点点酒的醇香,混合着水果的味道,简直没喝都要醉了。

到了快傍晚,大厨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说让他们去逛逛,不要来一场真全给自己打工了,自己愧疚。

郝眉给大厨写了酿酒的配方,就特别高兴地拉着ko出了门。他没来过游乐园,天庭里也没有这种让人放肆玩乐的设备。虽然这些年天庭里的仙家们都可以下界来玩了,但他之前被爹妈管着,后来又被师父管着,都没机会来玩呢。

“喜欢哪个?我们去玩。”ko问他。

“不要啦,我就想到处看看,要是去玩,就没时间逛了。”他想着今天要把这个游乐园先看一遍,然后改天和ko来从早上玩到晚上。

游乐园里充满着笑声,孩子,大人,男孩,女孩,全部都沉浸在快乐的海洋中,ko看着身旁的郝眉,心情也很好。

“哇,摩天轮!”郝眉大叫。

已是傍晚,摩天轮上嵌的彩灯勾勒出摩天轮的点点形状,又被夕阳遮盖,不是特别清晰。

郝眉指着摩天轮,对ko说“我听愚公说,坐摩天轮坐到最高……”

ko俯身,亲吻在郝眉的嘴巴上。

郝眉闭上眼睛,ko拉过他的手,十指相扣,用力地加深。

离开,微笑着看郝眉。

“我知道,要接吻。”

“不是,是许愿。”郝眉说。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ko说完又亲在了郝眉的嘴角,只是轻轻碰了一下。

“ko,完了,我感觉自己动了凡心了。”

“是吗?可我早就动心了。”

 

 

回到家里,郝眉还高兴得不得了。他这下子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三一说到三嫂就是一脸幸福了,现在的自己和老三完全没有任何区别啊。

Ko关上门,看到郝眉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开心。”郝眉跑过来搂着ko的脖子,吧唧一声亲上去,然后又放开ko,跑进屋子里去看自己那坛酒。

他把盖子一揭开,满屋的酒香醉人。

“哇,天气炎热,这个酒发酵得竟然这么快!”他拿了勺子舀了一点点给ko,ko就着勺子尝了一点。

“嗯,很香,不算太甜。”

“对哒,果酒就是这样,太甜了反而腻人,而且不易贮藏。魏征左相酿的醽醁翠涛,十年不败呢。”郝眉说着自己舀了点来尝。

又对ko说,“天上的仙家们喝酒的杯皿都是有讲究的,蓬莱盏,海川螺,舞仙螺,瓠子卮,慢卷荷,金蕉叶,玉蟾兒,醉刘伶,东溟样,各式各样,数不甚数呢。”

“倒是挺有意思的。”ko听他说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自主被吸引,再挪不开眼。

Ko觉得自己泛起了酒意,他渐渐听不到郝眉在说什么,他心里有个不安在逐渐放大,他感觉郝眉在离自己越来越远,连忙低头用嘴唇确认郝眉的存在,耳鬓厮磨间,安静的空气里只剩两人的呼吸。

“郝眉,”他喊出声,

郝眉望着他。

“郝眉!”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喊郝眉。

Ko疑惑地皱起眉头,郝眉也瞪大了眼睛。

小阳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不是肖奈是谁!

“老三!你怎么找到我啦!”郝眉冲出去一把抱住肖奈。

Ko走过去站在郝眉身后,郝眉感觉不对,忙放开肖奈。

“闻到你的果酒了,所以才找到的你。快回去了。”肖奈面无表情地说。

“哎呀,你都不知道,我没法力啦。”郝眉左顾而言他。

“我知道。你是被玉禄山的水月镜吸入了凡间,所以你没有了法力。”肖奈说。

“哦,那你都知道我在这里了就再过几天来领我嘛,”郝眉说。

“郝眉,水月镜是制造梦境吞噬元神的,你已经在水月镜中十多个时辰了,十八个时辰一到,你元神被吞噬,就会消失。你必须自己出来,自己离开这里,我现在也只是来到你梦中提醒你而已,我的法力是没办法再进入你的梦境一次的。”肖奈看着他,脸上出现焦急的神色。

郝眉有点慌了,肖奈这人一向君子端方模样,这幅表情不似在骗他。他连忙转过头去看ko,ko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

“老三,你别骗我,我知道蟠桃盛宴快到了,你们忙不过来了是不是?这才来招我回去。”郝眉想到了一个自认为很有道理的借口。

“郝眉,不是,快离开这里,不然你会消失的,快出……”肖奈话还没说完,凭空不见了。

郝眉吓了一跳。

“ko,我……”

“你回去吧。”ko说。

“不,我不回去,我……”

“如果他说的是假的,你又回来看我便是。”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呢?我与你之间只是一场梦呢?”

“那也不要用你的消失作为代价。”

“郝眉,我知道你是真实存在过的,就可以了。”

郝眉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知道,肖奈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不过是掉入了水月镜制造的一场幻梦。还是说他在天庭的生活才是一场梦呢?真真假假,你要选择的就是真实,你要放弃的才是虚假啊。但这里有他深爱的ko,那边却有他的家人朋友,他无法抉择,他的脑袋快要炸裂了。

“ko,ko”他一抬头,ko不见了。

他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旁边是被他摔下来砸坏的凉棚,小菜园里的菜嫩油油的,屋子里有灯光,前一秒,他还在客厅中与ko拥吻。

“ko,ko!”没有人回应他。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推开门向楼下跑去。没有看到ko,路上甚至一个人影都没有。他一个人在这座空城里奔跑,冰冷的路灯,寂静的街道。

郝眉很害怕,他最怕这种死一般的寂静。

他掏出手机,拨打通讯录中唯一的号码。

嘟——嘟——,通了,但就是没有人接。过了几十秒自动挂断,他又打。还是没人接,他又打。

他急的眼泪哗哗流出来。

Ko,ko,快接电话,快,我怕,你快接电话,告诉我这不是梦,快接啊!

“郝眉,”

“ko!我,我,”郝眉哭着,说不完整一句话。

“ko,我迷路了,我又迷路了。”他捏紧电话,这是他与ko唯一的联系。

“没事,别怕,你念个诀就可以回去了。”

“我忘了,我忘了,你知道的,我忘了。我只记得你,你快来找我,我告诉你这里的标志,我哪里也不去,我在这里等你,你快来找我。”

郝眉一直哭,可是ko在那头沉默,他就哭得更厉害了,他误会ko认为自己是精神病时都没有这么难过。

“郝眉,这只是梦,再不醒你就消失了。你念个诀就可以的,快回去了。”

“不,我忘了怎么回去了,我在这个世界只认识你啊,你不来找我吗,ko,ko!”

嘟————————

那头挂断了电话。

 

明明刚刚是晚上啊。怎么突然天就亮了呢。日头很毒,晒得郝眉睁不开眼睛。旁边有人在说话。好像是师父的声音。

师父?

他一下子醒过来,师父坐在床边,正给他搭脉,愚公肖奈和猴子站在一旁。

见他醒过来,他师父什么也没说,一甩袖子,走出门去。

“师父,”郝眉喊住他,他师父停下来,丢下句“养好了精神去磨坊推十天石磨。”

愚公等人凑上前来。

“美人,你怎么回事,我们背着师父合力让老三去水月镜中唤你出来,你怎么不出来啊?”愚公他们本想着偷偷唤美人出来了,便可逃过一顿责罚了啊,没成想这美人死也不出来,最后还是师父将他救了回来。不然这天上人间,可都找不到他了。

“别说了,我难受着呢。再说了,是那水月镜自己将我吸入其中的,我还冤枉着呢。”他又想到ko,竟然只是那破镜子制造的梦境,他心里又痛又气,恨不得砸碎了那镜子出气。

“你可不冤枉,水月镜本没有这么强大的法力将你困在其中,还不是你偷喝了师父的千日醉,才法力尽失,身陷囹圄。”肖奈戳破他的谎言。

“啥?你偷喝了师父的千日醉!怪不得他又让你去推石磨呢。”猴子没想到郝眉竟然有胆量去偷师父的酒喝。

“我好奇,尝了这么一丢丢,喝下去没什么反应啊,谁知道会这样。”

“废话,这千日醉刚喝下去没什么,抵家方才大醉,沉睡千日与死无异,眉哥您干得漂亮,这都敢试。”愚公给抱了拳以示敬意。

“好了,别挖苦我了,我好歹刚失恋,这会正难受呢,你们不安慰我就出去吧,我心里不舒服。”郝眉一想到ko在电话里一直让他回去,心里就抽抽地疼,裹着被子缩成一团。

明明这一切都那么真实,怎么偏偏就是个梦呢,他想不通。

“水月镜也不算是梦,是通往人间的一条非法的道路,去了之后十八个时辰一满就回不来了,当然,你在人间也会消失,因为水月镜就是靠吞噬元神来维持法力的。”肖奈解释给郝眉听。

“不是梦?什么意思?”郝眉抓住了重点,被子一掀,坐起来问。

“自己想。”肖奈挥挥手走了出去。

 

愚公看他苦苦思考的样子,劝他说,“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告诉你个事儿,咱们散心去。”

“什么事?”

“这不蟠桃盛宴了吗,玉帝今年打算宴请外国的诸神们,还请了孙大圣来给蟠桃节拍了宣传片,场面老霸道了,去不去看?现在还在蟠桃林拍呢。”

郝眉现在听到孙大圣的大名都提不起兴趣来了,他还在想着肖奈说的“不是梦”是什么意思。

“哟,这个都刺激不了咱们眉哥了。”猴子打趣道,“那猴哥我就再给你透露个消息吧,好好记着,可别到时候说咱们没给你讲啊。”

“什么?神神秘秘的。”郝眉疑惑道。

“这不蟠桃盛宴嘛,食神退休了还没人继任呢,但为了能让各位仙家和外国的诸位贵宾能吃到各式佳肴,拍好看的美食图发朋友圈发微博,发Twitter ins啥的,经过咱们师父的推举,樽味轩可是来了位新主人。”

郝眉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哎呀,愚公啊,我听说这位大厨看着年纪不大但是厨艺了得啊。”

“是呀,猴子,我还听说这人话少得可怜,留着个寸头,樽味轩里好多丫头厨娘却都喜欢得不得了呢。”

“岂有此理!”郝眉一掌拍在床边,手都拍红了。

他翻身下床往樽味轩跑去。

 

“你,你,”郝眉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Ko走过来给他拍拍背,帮他顺气。

“你怎么来了?”郝眉质问他。

“来找你。”ko说。

“找我做什么?”郝眉还是气呼呼的。

“给你做好吃的。”

“而且打电话太麻烦了,现在你还记得怎么念诀吗?”ko笑着问他,

“现在肯定记得了!”

“嗯,我对这里不熟悉,以后迷路了还麻烦酒仙您念了诀来找我了。”

“哼,看心情吧。”

“好。”

Ko低下头捏住郝眉的下巴亲上去,郝眉热情地回应,都快忘了这还在樽味轩的大殿里呢!

 

围观的厨娘们表示,刚上任的上司帅气有型,但是不到半天,就被隔壁酒仙泡到手了,蓝瘦,香菇。

————————————————————

最近可能不会太频繁地更新,跪谢读者老爷们理解啦!

评论(24)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