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管家先生回来了(2)平行时空

人设展开中。


以下正文。

——————————————————————

2

本来美好的周末,因为ko的到来变得复杂,他躺床上也睡不着,听到ko在外面收拾屋子的声音。

Ko敲了敲他的门,说去超市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回来。

他没应声,翻了个身,想到最近的乱七八糟的事,把手臂放在眼睛上,心里难受,像啃完了一个青皮橘子,酸得他流出了眼泪。

原来ko是买厨房用具去了,叮叮咚咚张罗了半天在一点过的时候喊他出来吃饭。

两个人做在餐桌前默默吃饭,他抬眼看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人,似虚似实,他在想,现在也还是在那个奇怪的梦中吧。

“ko,”郝眉终于开口说话。

“这么多年,我也想清楚了,我不恨你。”ko睁大眼睛看他,似乎眼前这个坦然的眼里有些疲惫的男孩子不是郝眉,他熟悉的那个张扬的男孩走失在青春的夹道里。

“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Ko心中抽痛。郝眉这样说何异于将自己凌迟。当年的离开,带给他们的不只是分别,他们两人间的鸿沟,似万丈深渊。

到底是自己劈断了山崖,还是郝眉一石一砾地挖空,成了一个谜题,ko解不开。

 

 

周一上班,致一迎来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唔,说亮丽似乎是不对。应该是黢黑的风景线。

“眉哥,这什么情况?你妈给你安排了一个保镖来?”愚公趁郝眉去肖奈办公室交资料的空档追上去问。猴子也连忙奔赴战场。

四个人在肖奈的办公室里,ko站在外面往里看,郝眉发现了,跑过来生气地把百叶窗唰地放下来。

Ko愣了一下,微微本着致一老板娘热情好客的原则,顶着大家委以重托的目光,请ko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做,给ko倒了一杯茶。

“那个,这位先生,请喝茶,慢用,慢用。”ko点点头,礼貌地对微微说了声“多谢”。

贝微微觉得这人四周都写满了“闲人勿扰”的警告牌,递了水就不知道说啥好了。

 

“什么?不是保镖是管家?”愚公惊呆了,郝眉家太招仇恨了,那么大的宅子有私人管家就算了,小少爷在外面上个班竟然都派了个管家来!而且这管家一看就不便宜,工资肯定高。

“对,我妈让他来的。哎,是不是昨晚我妈给你们打电话了?”郝眉立刻警惕起来。

“打过啊。”

“打过啊。”

“打过。”

“我就说嘛!你们是不是跟我妈讲我谈恋爱的事情了!”郝眉问。

“没有啊,你妈妈说你晚上挺不开心的样子,问是不是和那个女孩子的感情不顺利,这充分说明是你自己已经向你母亲大人坦白了嘛!”愚公回答道。

“嗯,是我自己坦白的没错,但是,ko在我家是一枚重量级炸弹,没有大的军事行动我妈是肯定不会把他投放在我这个弹丸之地的。”郝眉深刻分析。

“郝眉,是我说的。”肖奈说。

“啊?说什么?”

“其实应该第一个告诉你,但是后来考虑了一下还是告知了阿姨,因为我觉得我们都不该替你做决定,但是你妈妈是最有资格替你担心的人。”

“啊?什么啊,搞这么复杂,说人话。”

“你带那个女孩子来吃饭那天,那个女孩子临走前要了我们每个人的电话号码。”

“啊,然后呢,我知道啊。”

“她说生日然后放你鸽子那天,给我发短信,约我出去玩。我没有回复她,她后来打来了电话,说了不好的话。”

“什么?!”郝眉惊呆了!

怪不得他回来的时候他们神神秘秘地在办公室里讨论呢!

郝眉说不出话来。他以为这个女孩子是真的很善良的,热情可爱,自己和她在一起也是简简单单的,而且吃饭那天老三还带了三嫂的啊。

话又说回来,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不如老三吗,这样一想他又特别气馁。

“所以把一些担心告诉了阿姨。我觉得我这样做不太对,但是你应该好好想想你与这个女孩子的关系。”肖奈说。

“对,眉哥,你心思单纯,对人一门心思好,但也架不住人心眼儿多啊。”

郝眉没说话,只嗯了一声算是答应。推门出来办公室。

其余三人想着就这样拆穿眉哥的初恋会让眉哥多难受啊,可是这个女孩子真的不是那么单纯,什么帮眉哥垫付买东西的钱都是套路啊,住在那种高级小区的人,不想点法子,可怎么钓上钩。

Ko看到郝眉一脸低落地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还没开口问话,郝眉就绕过他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趴在桌子上没动,ko问他,“要吃点东西吗?”

他哗的一声站起来,看着ko。Ko也看着他,郝眉不说话,他也没开口,郝眉知道,他向来最有职业操守。

Ko有四年多没有回来了,也变了也没变。

可是变了或者没变又以什么为标准呢,自己与他对视便如镜像,我以为他变了,他难道不会认为我也变了吗?

我还是郝眉,可我又还是一年前,两年前甚至十年前的郝眉吗?他是ko,又是哪一个ko呢,是我熟悉的那个,还是我讨厌的那个,是我想念的那个,还是我憎恶的那个呢?

郝眉自弃地想,自己明明是要展开新的生活了的啊,他又回来干什么。哦,他来这里不就是因为自己交了个水性杨花的女朋友吗。他又恨起那个女孩子来,如果她与自己平平淡淡地走下去,妈妈便没有理由把ko放到自己身边了啊。

可是,这一切,不都是因为自己吗,自己一直对ko步步紧逼,生活越美好,他想要的就更多,就越自私。可是,他要的也只是毫不犹豫和心无旁骛啊,这个要求真的太过分吗?

Ko看他盯着自己半天不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向来寡言,周末整整两天,郝眉除了那句狠心的话,便再没与自己开过口,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打游戏,虽然也出来吃饭,自己跟着他来公司也没反对。

郝眉其实也不想与ko多说,他心里烦,收回视线不与他对视,叹了口气,回到座位上,继续码代码,心无旁骛,屏幕向他展示的世界很单纯,他能轻易驾驭,错了他便改,对了他就往下继续走,不用踌躇抉择,让自己陷入两难。

 

中午吃饭,郝眉和愚公他们惯例勾肩搭背地出去吃饭,ko也无言地跟在后面。

愚公猴子用眼神询问他,“跟着就跟着呗,现在眉哥带你们装逼带你们飞,怎么,还不习惯啊?放心,他很听话的,是我们家现在的管家叔叔一手教出来的,是我们家下一任管家。”他把“管家”这两个字咬得重重的,瞥了身后的ko一眼。

两个人用超强的八卦直觉感到这两人之间不简单,因为这气氛一看就实在是尴尬,但既然郝眉这样说了,就放下心来安心点菜吃饭。

 

到了餐厅,选好了桌子,郝眉刚要走向前去,ko便把椅子为三人一一拉开。愚公猴子瞪大了眼睛,郝眉倒是心安理得地一屁股坐好了,准备点菜。

Ko坐在郝眉旁边,郝眉站起来说,服务员,加一把椅子,然后坐到了旁边那把椅子上,和ko中间隔着把别扭的椅子。

椅子想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把我坐暖和了又抛弃我/(ㄒoㄒ)/~~

Ko也不管郝眉这个别扭的样子,同他们吃了饭后又一起回公司。三人走在前面,ko跟在后面,愚公和猴子时不时回头去看ko,郝眉又扯着他们转过来。

“美人啊,”愚公喊他,

“怎么了?”郝眉问。

“我这顿饭吃得是荡气回肠,消化不良啊。”猴子也深以为然。

 

下了班ko继续跟着郝眉后面回家。

郝眉的女朋友来了个电话,他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ko,想了想,还是拿着电话去了阳台。

“亲爱的,你下班了吗?周末约你也不出来,是工作太忙了吗?”郝眉无力回答,想到上午肖奈他们与他说的事情,对方甜美的声音也油腻腻的。

考虑了一下他还是问她,“你周五是约肖奈了吗?”

“啊?”对方可能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就是,啊,想着认识一下你的朋友嘛。”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嗯,那我们就不要联系了吧。你也不要去打扰肖奈,他和他女朋友很好。”他很累,不想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喂?郝眉,郝……”

郝眉钻进房间,没出来。晚饭也没出来吃。

饭菜全部都冷了,已经失去了令人胃口大开的光泽,腻腻的,ko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这些年,与郝眉的分离,是对是错。

 

郝眉被闹钟吵醒,准备收拾收拾去上班的时候,发现ko已经不在家里了。

他愣了下,胃里泛起酸意,没吃东西,胃液没有可以消化的,放肆地吞噬着他的五脏六腑,他觉得自己要被这股酸意融成泥浆了。

脑子又突然反应过来,他慢慢走近浴室准备洗漱,然后又坐在马桶上咬着牙刷发了很久的呆。

想到当年ko十分平静地说要随爷爷去国外,自己还特天真地说没关系,反正可以随时回来。

ko说自己要在国外跟着赵管家学东西,不会经常回来,自己还是特天真地说没关系那就去国外读大学。

最后ko说不,你不要来,我们不能在一起。郝眉有点慌,说你开什么玩笑啊。

Ko说不是玩笑,我们不能在一起。

郝眉问为什么啊。

ko说我只是你家的管家,而且这样是错的。郝眉扯住他,然后贴上去亲他,ko侧过脸,郝眉落了空。

踮起的脚尖踩在虚无的空气上。

郝眉知道ko是认真的。

“为什么?”他用尽力气问。

“你还太小。”ko平静地说。

什么狗屁借口!

郝眉放开ko,转身走开,走了几步,“你他妈胆子这么小,算我看错你了。”

哎,郝眉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眼光不行。痴心错付了ko,又被个小女生套路,差点头顶草原。

他站起来看镜子里的那个人,满嘴的泡沫,眼睛浮肿,头发乱糟糟的像把稻草。

然后又对自己说,真行啊你,失个恋而已,你不是有过经验的吗,还怕个肾啊。

拾掇拾掇,他换了衣服便往公司赶,老子还有事业要拼呢岂能被这些个儿女情长蒙了心!

——————————————————————————

女票只是狗血炮灰剧情需要,并没有贬低任何女生的意思。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