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管家先生回来了(1)管家x少爷 平行时空

开了个新坑~~

大概是破镜重圆。年龄差是3岁。有很多私设和原创人物,介意的妹子慎点。

狗血不要钱,撒到快过年。【误】

为啥开坑呢,其实我一直觉得长篇磨人啊,我更爱写(一发完)这种,但是呢,如果我不开坑,我就不动笔,我就没灵感写短篇,所以这个大概就是我为了找短篇灵感开的坑吧……【多么奇葩的开坑理由,┑( ̄Д  ̄)┍】

以下正文

————————————————————

1

 

郝眉恋爱了,一脸粉红地走进致一。大家八卦地围上来,说怎么都没听说什么苗头就恋爱了啊,问是怎么认识的。

“在小区超市认识的,”郝眉说。

“你的益达?”愚公问。

“呸,你才益达。我买东西忘了带钱,也没带手机在线付,她说看我脸熟,先帮我垫着,让我随时给她。”

“然后你就勾搭上她了?”大家问。

“什么叫勾搭啊!是她追的我,像我这种青年才俊,必须颠倒众生好吗!”

 

于是过了几天他就带了这个女孩子来见致一的各位,在他们平时特爱去吃饭的一个小餐馆里。

不过他这天天吵着要谈恋爱吧,结果真的谈了恋爱吧,他好像也没有那种终偿所愿的开心。

原因?

因为回来之后致一的各位都说这女孩怪怪的啊。

当然,不是当着他的面说的,是他偷偷听到的,他本来今天调休去陪这个女孩子过生日,结果她又说有闺蜜来找她,不让他跟着,他回家也觉得无聊,就来上班了。

“哎,美人师兄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是三嫂。

“得了吧师妹,美人他啊,智商和情商没有成正比。”愚公的声音。

“我们要不要告诉他?”微微问。

“我看眉哥把她介绍给我们的时候挺高兴啊,要是我们直接跟他说,会不会特别伤他的心?”猴子问。

“可我们不能眼看着美人师兄被骗啊,哎,天底下好女孩明明这么多,而且,我还打算把丝丝介绍给美人师兄呢,我觉得他俩还挺配的。”微微自己脱了单,就想着帮全世界的人都介绍对象。

“好了,夫人,两个傻白甜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肖奈劝微微,微微觉得很有道理。

“你们也别想这么多,郝眉这么聪明,他自己知道的。更何况我们也不了解这个女孩子,只是一件小事,不要太武断了。实在不行也要找个好时机,不然他会很难受。”

肖奈虽然也不看好这段恋情,但是自作主张插手这种事,即使是出于好意,未免也显得对郝眉太不尊重。

郝眉在外面听得云里雾里,似乎是大家都觉得他女朋友和他没好结果?为什么呢?但大家又似乎不愿他苦恼,打算不与自己说了?便若无其事地走进公司上班。

“咦?美人?你不是去约会吗?怎么回来了?”愚公问。

“她和她朋友逛街去了,我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郝眉兴致也不高。

大家相对无言,肖奈走出来,也是沉默不语,良久,只说了句“那就好好上班”,转身回了办公室。

愚公猴子看他无精打采的,坐在座位上一直在想什么,便也没去打扰他。

到了下班的时候郝眉说心情不好,要请他们一起去吃饭,但是微微和二喜他们有聚会,肖奈便被扔回单身狗阵营里,不对,这次郝眉不是单身狗了。

只不过他心里有事情,吃什么都不香,大家也看他为情所困到这种地步,心里难免不忍,毕竟郝眉可是号称致一小太阳的存在啊。

饭间他接了父母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脸色更臭了。

自从大家知道他爸妈跑帝都来为他一次性买了两套豪宅,是一枚标准的富二代后,便鄙视他卧底在无产阶级之中动机不纯,于是在一个假期郝眉便带了大家一起去家里玩。

好家伙!这特么哪里是富二代,简直富了n代好么!

他家祖上曾是某朝帝王的宰相,在当地有个超级大的祠堂,整的跟个博物馆一样,后来时代变迁,他们家一堂香火都无比幸运地在各个时候都处在政治与经济的上层,到了他爷爷时已与政治无甚牵连,自嘲说是个经商赚钱的铜臭之人了。

郝眉带他们去玩的是现在同爸妈一起住的别墅,修在半山腰上,长长的榕树古道,雕花的铁门,园艺工人栽了各式鲜花,背后的小花园里还有枝叶繁茂的葡萄架子。他说家里还有个老宅,但是不在本市。

愚公当即就一脸严肃地问郝眉,“你们家缺守大门的吗,读过名牌大学会写代码会打游戏那种?”

“呵呵,我家看大门的是只帅气的狗狗,不用了,谢谢。”

 

愚公三人见到了郝眉的父母,郝眉和父母关系很好,他妈把他宝贝得不行,他爸也是特别慈祥,与三人想象中的高位者完全不同,吃了饭后只嘱咐他们好好玩,便带着妈妈离开,免得他们孩子家的太拘束。

猴子和愚公讨论原来这世上真有郝眉这种生来就在罗马的人生赢家啊,不过幸好我们抱住了眉哥的大腿,只等眉哥带自己飞了。肖奈对郝眉家的后花园的那个葡萄架子很感兴趣,因为微微想在葡萄架子下面弄个秋千,说光是想想就浪漫得飞起来。

于是郝眉带着他们在自家别墅里就晃荡了一个下午,第二天才去当地游玩。

回去的时候郝眉妈妈一定要留下三人的电话,说郝眉工作上生活上有什么不愿意说的事,要打电话问他们三个。

“妈,你是在我身边安三个摄像头是吧……”郝眉特不情愿。

“哎呀,还不是你不听妈妈的话,现在跑这么远,我说让……”

“妈妈,我都这么大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郝眉赶快给妈妈撒娇。

虽然还是留了肖奈三人的电话,不过郝眉后来跟三人说可别给他妈妈说什么,不然他妈妈非杀过来陪着他上班不可。

这三个人了解了郝眉家的情况后,对眉哥大学四年每月只600块钱便存活下来感到惊讶,不过又想,这种大家庭出来的孩子,与常人最是不同的,可能就是一种与人生较劲儿的能力吧。

虽然他经常是靠向我借钱度日,愚公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所以大家想啊,这货明明一直和家里关系很好的啊,怎么接了阿姨的电话脸色更不好了?

“怎么?催你回家继承家业了?”猴子问他。

“不是,哎,不想说。”郝眉用筷子戳碗里的米饭。米饭软软的,被他戳来戳去弄成黏乎乎的样子。

“好了,美人,别戳了,我都快没食欲了。”

“哎,不说了,我回家睡觉了。你们慢慢吃吧。”他拿了包准备离开。

“郝眉,”肖奈喊住他,“啊,怎么了老三?”郝眉转过来问。

“你谈恋爱的事,跟家里人说了吗?”肖奈问他。

郝眉一想就更烦了。又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没有,不知道怎么说。”

“怎么?怕你家里不同意吗?”大家想着这种家庭再怎么样也是要讲门当户对的吧,那女孩不过一个超市小小的收银,郝家大概要给郝眉找个与门楣相对的大小姐吧。

“不是,是我自己。我觉得我弄不懂自己到底为什么和她谈恋爱,哎,说了你们也不懂,我心里挺烦的,我想回去了。”说着真的就拿着包走了,边走还踢着脚边的小石子儿,看来是真的烦得不行了。

三人看着他的背影走了挺远,猴子突然一拍桌子。

“怎么了?”愚公和肖奈问。

“这货居然遁了!来之前他不是说他请客吗!”

 

回到家里他打开手机看到猴子吐槽他遁了单,他马上非常有觉悟地在群里发了个大红包,愚公和猴子争着抢,结果最后到的贝微微倒抢了个最大的,肖奈发了微微和他平分红包的截图,愚公和猴子说再见,我们要准备出发去附近灵验的寺庙里烧高香求时来运转了。

郝眉和他们聊了会儿觉得很开心,然后和妈妈开了会视频,妈妈见他与傍晚时不同,问他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一开心,就把他谈了恋爱的事情抖了出去。

他妈嗯了一声,没问别的,只问他交往了多久。他说了个大概日子,他妈说时间这么短啊,你们多相处一段时间再与我讲吧。你要擦亮双眼,识人要明。后来没说几句就主动跟郝眉说先挂断吧,自己有点事。妈妈和自己聊天从不主动挂视频啊,今天怎么了,他虽然疑惑也没多问,乖乖地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mua,然后挂了视频。

 

第二天是周六,他晚上便抱着电脑打游戏到凌晨两点过,眼皮重得像压了座五指山,才放下电脑去洗漱,刷着牙觉得自己都能靠着镜子睡着。

结果真的躺床上吧,脑袋又清明一片,睡意全无。

妈妈今天很高兴,说ko终于回来了。

呵,他回来干什么。

哎,他回来便回来,我管他是回来干什么。

他回来与不回来,我都在这千里迢迢的帝都,既不见,又何必心烦。

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梦里面,ko对他说,郝眉,你长高了。郝眉说没有,我读大学后就没长高过。其实他长高了。

梦里面,ko对他说,郝眉,你会自己照顾自己了。郝眉说我自己知道,不用你夸我。其实我自己不会照顾自己,要么在外面吃,要么就外卖,实在不行就是泡面。

梦里面,ko对他说,郝眉,你想我吗?郝眉说不想,你不是要一个人离开的吗?其实我想你,但是你不让我同行,我便不要想你了,而且我现在谈了恋爱,有女朋友了。

对啊,我有女朋友了,得介绍给我妈认识,妈,快看这是我女朋友,是不是特别可爱,她还在我俩不认识的时候帮我垫付买东西的钱呢,是不是特别善良。他妈说,眉眉啊,你别傻乎乎地给别人骗了。

什么骗啊,她好着呢。

他妈又说了,真的吗,你下午不是听到愚公他们说这个女孩子怪怪的吗,你问问他们啊。

就是啊,我下午心情不好有一半的原因都是这个啊,我得问问愚公,怎么问呢,打电话?可是我现在好像还在做梦啊。

做梦!对啊,我在做梦。糟了,好像醒不过来了,完蛋完蛋,鬼压床了,老子动不了了,卧槽!就怪ko这个王八蛋,要不是我一直想着他回来这件事,我能做这么些奇怪的梦吗!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郝眉从梦魇里一下子醒过来了。

躺床上没动,他大口地呼吸空气,卧槽,吓死宝宝了。一看时间,才十点过。拍拍胸口,安慰自己说好了好了不是梦了,终于醒过来了。

砰砰砰!敲门声还在继续,他抓着他的鸡窝头去开门。

谁啊这是,肯定不是愚公,这会儿他们必须还在床上与周公不可描述。

物业?

把门打开。

“谁啊这大清早的……ko!你怎么来了!”

 

——————————————————————————

女票是炮灰,请组织放心。

我发现我废话真的好多,以后尽量不扯废话,跪谢读者老爷理解。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