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情之所至(算是《警官救命》的番外吧)一点点肉,不成敬意

今天就是突然脑抽想写个肉来试一下,啊,好难。

我之前写《警官救命》的时候是手起刀落没有一丝丝犹豫,结果这个肉磨了一下午才磨了两千字,写完觉得我简直是在毁ko警官和眉哥美好的爱情。

简直对不起他们。

以下正文

——————————————————————

肖奈在两个月后在致一分享了微微有了小宝宝的好消息,三人为他默默点赞,要不说他是绝对的“行动派”呢。

但照着老三以前说的没满三个月不能说出来的忌讳,他们一脸“老三你禽兽”的表情,竟然婚前就与微微师妹“暗度陈仓”了,是愚公说的。

这次肖奈倒没纠正他,只说了句,“情之所至,难以自禁”,一脸坦然,接着,他看了一旁表情丰富的郝眉一眼。

郝眉感到沙尘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自己刮来,妈哒!明明是愚公乱用成语,为啥中枪的是我!

愚公和猴子立刻接收到肖奈的信号,对着郝眉嘿嘿笑,“来来,美人儿,快和哥哥们说说,你和警官先生‘情之所至’了吗?”

郝眉连忙求饶 ,“各位好心人,饶过小的吧!”

“不会吧你!”愚公和猴子惊呆了,这俩人在郝眉被绑架过后见天儿地跟眼前秀恩爱,结果竟然没有上垒,阿弥陀佛。

“不行啊你美人儿,看来你没有努力啊,追人警官的时候胆子能遮天,怎么,现在怂了?”愚公和猴子刺激他一下。

“是不是交往时间太短了?”肖奈也很“关心”地询问他,毕竟从认识到现在才两个月,交往也才一个月。

“短什么短,我和ko一见钟情,那肯定是上辈子就认识了的!”郝眉梗着脖子反驳。

“那咋回事儿?我看就是你没有努力!”愚公肯定地说。

“努力?什么努力?怎么努力?”郝眉认真地问。

“美人儿啊,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地纯情啊,就是脱光了衣服勾引他呗!”

“咦……污!”郝眉红着脸说。

“情之所至。”其他三人异口同声。

郝眉想着ko穿着警服一脸严肃的样子,自己要是在他衣冠不整地勾引他,等等,我鼻血流出来了。

“眉哥啊,劝你今天就回家搞事情,老三明天绝对给你放假!”要说这男人八卦起来,妖风也是一样的肆虐啊。

“哼!激将法,别以为你眉哥怂!”郝眉可不怕。

“那就今晚,别反悔啊!”

“绝不反悔!”

“反悔怎么样?”

“打入致一食物链最底层,永不超生!”这誓可够毒的了。

“还永不超生呢,你和ko警官这种情况一孩都没有,更何况现在还开放二胎了,放心,你们是不会违反国家政策的!”愚公你行,嘴巴也太不饶人了!郝眉委屈。

于是,在三人的合力撺掇下,制定了在今晚这样一个婵娟之夜,拿下ko警官的计划。

 

晚上,郝眉约了警官先生吃超级浪漫的烛光晚餐,想着计划中最后会发生的事,于是就安排在了家里,当然不是自己做的了,我们眉少好歹是富二代,想在家里吃顿烛光晚餐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虽然如此,郝眉还是下午就请假回家各种张罗,连蜡烛要选几根,摆在餐桌中间还是两边,放什么音乐,都一一上网百度好。

Ko今天下午可以准时下班,这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有次ko本来答应了要给郝眉做饭吃,但俩人正在超市买菜,ko接了个电话,跟郝眉道了歉就走了,临走时在超市里光明正大地亲了郝眉,让他被美色所误,等他回过神,人已经走了。

郝眉虽然心中遗憾,但他也不因ko工作上的耽误而生气,他觉得ko的工作很伟大,你在花好月圆合家团聚的日子里从不知其姓名,他们仍在雨雪风霜中来回,许你万千白鸽和阳光。

不过不幸的是,ko今天又临时出警了,去港口查了几辆改装车。

郝眉坐在房间里,看着蜡烛都快燃完了,它涕泗横流的,不知道的人以为它有多伤心呢。

郝眉托着腮回想和ko发生的一切,心里烦烦哒。

你说这小手也牵了,小嘴也亲了,还说了什么要“好好养着,不撕票”的甜言蜜语,结果呢,往后竟然没有任何进展,郝眉认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没魅力?

想着想着,他觉得好无聊,他想打电话问,又怕影响他工作,ko也没有来电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于是就开始数羊,心里想着数到1000就不等ko了,然后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干,数了不知道多少个999。

Ko敲门了。郝眉连忙跑去给他打开门,ko满头大汗。这时候郝眉正好数到了511。

512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513

“没关系,我知道你会来的。”

514

“以后会先告诉你的,今天手机没电了。”

515

“嗯,好。”

516

“谢谢你,郝眉。”

517

“可是我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没了啊,蜡烛快燃完了,菜也冷了。”

518

“郝眉,”

519

“干嘛?”

520

亲吻。

脑袋里炸开一朵大大的烟花,郝眉跌坐在客厅里柔软的沙发上。原来蜡烛开心时也是泪流满面。

Ko伏身压在郝眉身上,用力地啃他的唇瓣。郝眉尝到一丝甘甜,难以置信,任由ko撕咬。

环住ko,他一手扶着郝眉的脑袋,一手掐住郝眉的腰,探寻着衣料下面光滑的皮肤隐藏的秘密。郝眉一阵战栗,这陌生的刺激像电流,点亮他全身的触觉,叫嚣着更多的光明。

Ko的手擒拿过穷凶极恶的罪犯,紧握过冰冷而又温暖的枪支,现在正撕扯着柔软的布料。郝眉感受到自己的皮肤碰到了沙发上的细软茸毛,痒痒的。他抬腰想要离开,却自投罗网地被ko握在掌中。

郝眉难受地用手抚上ko的胸膛,衬衣下的血管和脉搏放肆地与郝眉的手掌缠绵。

禁区的大门被ko推开,冷风让郝眉一个激灵。

“怕吗?”

Ko止步于此,郝眉摇头。

拉住ko的手,手上的茧让人安心,他用这双手为自己做可口的菜肴,温柔地捧过自己的脸,为自己一道小小的伤口贴上创可贴,解开捆绑他的绳子给自己带来平安。就这样,这双手和他的主人来到了郝眉灵魂与身体的深处。

郝眉的世界永远五彩缤纷,欢歌笑语,ko对他的靠近写满欢迎,对他充满好奇。郝眉对他充满了吸引,像一剂上瘾的毒药。

他想知道答案,郝眉现在就在这里,大眼睛映出自己沉醉的脸和屋里点点烛光,对着自己摇头说不怕,紧握的手又颤抖着诉说胆怯。

控制不住地从脑袋里冒出撕碎郝眉的念头,又拼命告诉自己不要攻城略地让他害怕。

终于来到郝眉的世界里,一如他本人那般柔软温暖,涓涓细流浸润着ko,郝眉天真可爱,在他的触碰下露出粉红色。

Ko从来不知道这样的颜色自己也很喜欢。

“ko,”郝眉轻轻换他。

“嗯,”两人的薄汗交织,灯光下,如主人一般分不出你我。

“我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真的是你吗?”郝眉仿佛又回到初始ko的那晚,警官先生的声音如一把钥匙,打开他迷醉糊涂的大脑。

“是我。”ko回答,郝眉便一把抱紧自己,像醉酒的那晚,只是现在,怀里是满满的清甜气息。

这个拥抱不知怎么刺激了ko,他突然来势凶猛锐不可当,郝眉在他面前丢盔弃甲一败涂地。Ko来到他脖子上,淡淡的疤痕突兀地贴在他皮肤上,郝眉如幼兽般昂起头来,向ko汲取更多。Ko亲吻这处疤痕,郝眉真怀疑他会咬破自己的皮肤,喝干自己的血液。

“嗯……”郝眉的身体已经脱离大脑控制,蔓延在身体里的所有尽数由ko掌控,有一处未知在ko的进攻中酥软下来,他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深夜里,好像有一道紫红色的闪电划破黑暗,灵魂深处的闸门被撞碎,洪流奔涌,卷走一切理智,只留下他们幸存的喘息。

Ko吻在郝眉的眉梢眼角处,郝眉听话地闭上眼睛,搂住他的脖子,久久都不放开。

肖奈说的不错,情之所至,难以自禁。

自此,我的世界就只是一个你。

 

——————————————————————

肉辣么少,风辣么大,天辣么冷,我辣么胖。

如果被河蟹了,那就不要大意地吃吧,我也不求lof吐出来了。

评论(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