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春晓(一发完)

我的一发完系列真的是越来越短了,从一万到八千到现在都不够五千。

不过这个算很顺畅的,下了班撸了两个多小时吧大概,重点是我手写的,等誊电脑的时候好多字都不认识了……心疼我自己。

以下正文

——————————————————————————

               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醒来听到的不止鸟鸣,似乎还有花和太阳的声音。世界都是纯白,没有影像,这份未知仿佛是通往清晰的必经之途。

他迫不及待地捂住自己的眼睛,却用耳朵敏锐地听到门边有人在呼吸。

“谁在那里?妈妈?”

没有人回答。敏锐的感官告知他门边的人正盯着自己,没有走进,也没有离开,他知道不是妈妈。

“你是谁?你是来看我的吗?”他想象着这个世界会对他抱以善意。

但是那个人却离开了。

 

 

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后,他终于迎来了迟到的光明。这个世界与他耳朵里的世界截然不同。

可也有相同的。

比如他的妈妈,很美丽,他仔细地看她,银丝根根,眼角弯弯。他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妈妈说他很忙。

 

他现在还不能出院,但被允许在医院的花园中走。悲伤的家属,病愈的患者,虚伪的探病人,还有泛着白光的各种医疗器具。

但他更爱趴在窗户上看外面,可以看到热闹的街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灰败又繁荣的城市,还有星光和霓虹闪耀的夜空。

那个人又来了。

他能感觉到身后的目光。

他转身看这个人。宛如从黑夜中走来。黑色的头发,眼睛,黑色的衣服,与身后医院的白色形成鲜明对比。但是这几天看过那么多人的认知经验告诉他的大脑,这个人好看。

“是你吗?那天在门口看我。”他也不确定,但直觉是。

这个人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看我啊?是走错病房了吗?”他认为会得到回答的。

“ko。”

“呀!好酷的名字!”他能感觉自己的眼睛放了光。这是妈妈说的,人开心的时候,眼睛里便像是住进了冬天的暖阳。

所以ko应该也是高兴的吧,因为他看ko虽然面无表情,却又从眼里找出和煦的光。只是没有温度,很悲伤。

“来,ko,快进来啊!”他猜ko不是走错了病房,便冲ko招招手,让他走到窗口来。

Ko真的走了过来,站在身旁看他。

“你老盯着我 干嘛?”他有些不自然地躲开。

Ko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扳正,深深看他的脸,看他的眼睛。

他有点被吓到,又躲不开。

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离一个人这么近。他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在缩短,看到ko的眼眶慢慢微红,看到ko的鼻子又高又挺,看到ko的下巴上青色的胡茬。

有点着迷,又有点开心。真好,他想,能看到世界上这么好看的人,盯着ko不眨眼。

只是现在ko这个样子是要吻自己的吧,虽然知道自己与他都是男的,但却带着兴奋默默期待着,心里雀跃,好像能听到过年时街的那头传来鞭炮声。

但ko只抬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回到黑暗里——也不完全是黑暗。Ko指缝里的灯光让他知道自己还身处光明。

可是这样的一点点光又怎能满足初见光明的他,他准备拉下ko覆在他眼睛上的手。

一滴眼泪落在他手上。

他愣住,停下动作。

“对不起。”ko匆忙道了歉,离开了病房。

窗户外的街道传来一阵笑声,医院的夜晚也并不十分安静。他真怀疑自己做了一场梦。

连忙追出去,电梯门合上,妈妈在身后喊他。

“妈妈,你知道那是谁吗?”他描述了ko的长相给妈妈听,省略了他期待的那一段内容。

妈妈疑惑地摇摇头,又嘱咐他别一个不留神就乱跑,要听医生的话,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自己出院了,ko肯定不知道自己住哪里,也找不到自己了。他叹了口气。

妈妈说要出院了得高高兴兴的啊,可别皱着眉头,说着给他吃了药,然后收拾一下准备在隔壁床睡下。

他有点不自在,妈妈恍然,“是是,你能看到了,觉得不好意思了,好好,妈妈就在隔壁啊,你喊一声妈就能听见了。”

说着开心地收拾了东西去了隔壁。

他看着妈妈,又心疼又高兴。

他知道父亲是嫌自己累赘的,在外面也似乎是有孩子。自己生来带疾,父亲觉得自己不能将家业和一生放在他身上,好在不曾反对他的治疗,母亲也就对父亲的放弃和背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出了院,终于回到家。

他不用靠那根拐杖去辨别家中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

母亲给他做了饭,他现在还在手术的恢复期,好多东西不能吃。但即使清淡,他却很开心。

让他更开心的是,ko又来找他了。

妈妈有事去了医院,他一个人在家。敲门声响起,看到是ko,他来不及细想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处,便请ko进了家门。

Ko问他吃饭没有,虽然他已经吃过了,却说没有。但其实他能看见之后,整天都想活蹦乱跳,感觉也比以前饿得快了。

Ko主动提出给他做饭吃,他的脸就非常诚实地代表主人心意笑了起来。

到了厨房,他对ko说他是自己第一个朋友。他从小就看不见,也不怎么出门。妈妈带他去过特殊学校,他不喜欢。又找了老师来家中教他,可是他总想自己跑出去。妈妈不许,他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Ko专心做菜,没有回答他。

他也不觉尴尬,又说自己好想学做饭啊,还要学画画,最好能去旅游,希望这个世界永远是白天,没有夜晚。

“想吃点什么。”ko问,好像听不见他说话一样。

“胡萝卜!我最爱吃胡萝卜了,还要鱼,妈妈说对眼睛好!”

Ko的手一顿,水哗哗哗直流,ko转头看他一眼,又回头去把水龙头关上。他以为ko没听懂。

“我做了眼睛的手术啊。那天你在医院正好下午我拆纱布呢!医生说现在还在排异,不过我感觉我适应得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妈妈说手术能成功简直天大的福气,要我好好保护它!”他好像终于能与一个人分享喜悦那样,想要把一切事情都告诉ko。

他却看到ko的思绪不知飘到了那里,站在那里愣愣的。

【海内存知已说的可不就是我吗!】

【ko快回来做饭啊,饿死宝宝啦~】

【美术部的人真是过分!竟然给我画上了裙子!】

【蜜月旅行?就躺在家里游戏啊,嗯,还和ko酱酱酿酿。又怪我?还不是你们自己问的!】

【天哪,假期又过完了,我不要上班啊,谁拿根绳子把太阳系上啊……】

【肉!吃肉!我又不胖,我会锻炼身体哒,晨跑十分钟,不,五分钟,怎么样?】

……

“ko?ko?”他喊了几声,ko才回过神来。

沉默着给他做了几个简单的小菜,用电饭煲熬了白粥。他吃得津津有味。

“你厨艺真好!我能再吃三大碗”他竖起大拇指。

【这些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ko,你是开餐馆的吧!”

【你不回学校了啊?】

“啊,好好吃呀……”

【好幸福啊……】

Ko一下子站起来,椅子与地板刮擦出吱吱声,收起碗筷,走进厨房。

他跟上去,“认识这么久,你都没问过我的名字呢,你也不和我说话。”他脸上写满了好奇。

听完ko倒是开了口,“我看你就可以了,不说话。”

他有点疑惑,没弄懂ko的意思是不想说话还是让自己不要说话。

“那咱们留个电话好不好,我病好了就可以来找你玩。”

【留个电话号码吧。】

【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

Ko放下碗筷,看着他。

“不用了,以后不会再见。”说完就大步走了。

“为什么呀!”

“我都拿你当朋友了,你站住,站住。”他追上前去,伸手拦住ko。

“我们不是朋友吗?”他不清楚朋友间要怎么相处,可是真挚以待,与人分享自己的喜悦难道是不足以交到朋友的吗?

Ko把他眉头抚平,轻柔,就像阳台上的那缕光,风吹来花草芬芳。他以为ko是从黑夜里走来的,却未料他给春寒陡峭带来了暖和。

他流出眼泪。

这是他手术后第一次哭。他的眼睛不再干涩。想控制住,可是ko的温柔和眼中的悲伤让他的泪腺脱离了大脑的控制。

“别哭,不要用这双眼睛哭。”

用手为他擦干眼泪,离开屋子。

一朵云遮住太阳,他没力气追上去,只站在屋子中间簌簌流泪。

 

下午妈妈回来时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这么多年,他知道怎样让妈妈不担心。

“孩子啊,跟你说件事。”妈妈小心地打量他的神情。

“怎么了?手术不成功吗?”他紧张起来。

“不是,我跟医生说了你的日常情况,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他舒了口气。

“他们联系到医院,希望咱们能去看他们孩子一眼,但是保证不和我们见面。那孩子是车祸走的,比你大不了几岁,我们……”听得出来妈妈很想去,她一直说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她十分感谢那家人。

他点点头。也想去看看这个给予他重生的善良的人。他猜测着这个人一定阳光开朗,是帅气还是美丽呢,不过必是温柔的,如ko的注视一般。

想到ko,他总觉得ko是将他认错了,他自己确定以前是不认识的。Ko看他的眼神也总是看另一个人的样子,一塌糊涂的温柔和悲伤如秋雨霏霏将自己淹没。

Ko让他别哭,可是他也忍不住。这双眼睛一点都不听自己的话,眼泪拼了命地冒出来,好像只为与ko见上一面。他甚至怀疑自己还没有适应有光明的生活。

妈妈见他情绪低落下来,知他是整日在家中烦闷,握住他的手。

“等你复检过后,妈妈带你去读书,去学你喜欢的东西,你可以到处去旅游,看好看的风景,你会交到很多好朋友。我儿子这么帅,肯定有好多小姑娘喜欢。”

他一听,开心起来,憧憬着美好的将来。

春天被风摇晃,从大树上掉落,碎成光斑蹦着跳着到他的脚边。

 

两个星期过后,他们去看了那个人。

是个男孩子,只是没有照片。安静躺在山间,鸟鸣水唱,绿叶红花,于这个男孩子是另一个世界。

他又开始想哭。

他能感觉到低下出来蚀骨的冰冷。跪在一束束娇艳的花前,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眼泪终于见到了真正的主人,从他的眼眶中滚落,掉在泥土里,没了踪迹,去亲吻,去陪伴。

他知道黑暗,了解黑暗,可是他还有声音,他能听见孩子的歌声,母亲的絮语,情侣间的甜言,市集上传来叫卖。

可这个男孩子啊,却独自一人离开,所有美好停留在某一瞬间。

他有爱他的亲人吧,可能还有一大帮朋友,或许有个人正深爱着他,喜爱的事业和未知的远方。

 

 

离开了这里,他去医院复查。一切都好,没有排异。

他每天都感谢这个男孩子让这双眼睛无恙地呆在自己身上。他想为他照顾父母家人,但是那家人拒绝了,却只托医院的工作人员转告他好好生活,去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

他终于跟上了这个世界的步伐,追赶着自己落在后面的那二十年。

只是他没有在看到过ko。

有时候他真怀疑ko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可是ko的眼泪在他手背上的温度如此真实,更何况那天的残汤冷炙躺在饭桌上,是妈妈回来收拾的。

他现在还会去那个男孩子的墓地。

但不经常去,大半年里只去过两次。只是他每次去都看到花是新鲜的,有时候放了小饼干小零食,他猜着这男孩子生前是热爱人间美味的吧。

他把几片枫叶从鲜花中捡起来,坐在这里与地下的人分享自己的生活。

回到学校很开心。有的同学很喜欢他,但也有人说他笨。有个很可爱的女生下课时给他塞了纸条,他前天画了ko的素描,被老师表扬了。

聊了只一会儿,秋风渐起。他站起来离开,却看到ko从另一条路走了上来。

连忙躲在大树后,他不知为何不敢走出来见这个他想念已久的人。

Ko竟然停在那个男孩子的幕前。

换掉了之前的花,看到自己刚带去的花很新鲜,没有换,又拿了些水果摆放好。

“那个孩子很好,恢复得快,没有异常。只是学了你最讨厌的画画。”

“他可以帮你看看这个世界。”

“你有没有想我?”

“我很想你。”

“愚公快结婚了,猴子酒还没有。”

“贝微微说你父亲最近身体不好,你母亲在照顾他。”

“我去看过叔叔一次,他什么话都不说,我知道他还是生气。”

“我新学了一个菜。”

“你想吃吗?”

“你还爱我吗?”

“你在等我吗?”

……

他靠着这个高大的枫树,但他发誓他听到了这棵大树在哭。冷风无情,将它与枫叶生生剥离,它孑然一身,要度过漫长的寒冬。

 

“ko,”他走出来。

Ko没有理他,收拾好一切又拿出一张帕子细细擦拭寒光细细的墓碑,俯下身吻在碑上。

他终于知道这双眼睛最想见的是ko。然后眼泪再次决堤。

Ko给他擦干眼泪。

“别哭。不要用这双眼睛哭,不要用他的眼睛哭。”

可是他控制不住啊,控制不住这双不属于自己的眼睛。

他突然想念他最熟悉的黑暗,在那里他能听见孩子的歌声,母亲的絮语,情侣间的甜言,市集上传来叫卖。

使劲闭上眼,让自己回到黑暗,拒绝光源。但他知道这样也无济于事。

眼上一阵温热。泪水就停在他脸上舍不得滑落。

Ko吻了他的眼睛,就像他们第二次见面ko想做的那样。不过,他知道,不是他的眼睛。

他能感觉到ko呼出的空气冷得自己发抖。

“再见,郝眉。”

睁开眼时,ko已经离开。

昏沉的傍晚不分青红皂白地吞噬一切美好,他知道ko定是又走到了黑夜之中。

 

 

后来是真的在没见到ko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也没有见到过这个男孩子的家人朋友。墓地他也只一年去一次。在他初见ko的那天,不,应该是听见ko的那天。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那天,他从病床上醒来,阳光透过纱布传来纯白,他听见花和太阳的声音,病房的门边,有ko的呼吸。

————————————————————————

对,没错,是个be。

我对这个移植啊捐赠啊什么的不了解,希望大家捉虫的时候能手下留情,在这里跪着感谢读者老爷们。

果咩!!!小天使们!!!
我忘了写be预警!!!因为我想着就写标题和一发完就可以了!!!大晚上的让大家心塞了对不起!!早上起来看到好多姑娘说伤心我真的……
写这个文就是想象一下一方离开后另一方的生活。
ko 会去看文里的“他”不是将他看成替代,只是想去确定郝眉的眼睛是否真的托付给了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不然郝眉得有多伤心啊。
最后ko到底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可能陪郝眉去了,也有可能继续帮郝眉守护他在乎的一切,也有可能背上行囊又去了远方,所以他和郝眉说了“再见”,是告别还是他要和郝眉再次相见呢,我也不知道。看姑娘们怎么想吧。

再次给大家说声对不起!!有空一定会撸个甜的!!

评论(62)

热度(92)

  1. ff~BO~ff胖胖的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