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胖的葡萄

歌舞伎町一枝花

【k莫】头号粉丝(4)(5)娱乐圈au

以下是假期第一天的吐槽,可忽略。

今天国庆啊,假期第一天啊!我没有出门浪,也没有人约,我特么要随礼钱随到5号!!!什么八十大寿的老人,乔迁之喜的亲戚,还有燕尔新婚的朋友,日了狗,半个月工资全特么交代出去了。

   而且今天去走亲戚的时候还“被结婚”!说什么没喝上我的喜酒,还说什么我八月初十那天已经结婚了,呵呵,人家也好想谈恋爱啊,但是大妈们能不能别帮我“结婚”?再见吧这个世界【挥手】

这也是为啥别人都踏遍祖国的万里河山了我却躺家里发文的根本原因。

———————————————————————————————

4

 

Ko住在郝眉家中。郝眉的爸爸在他毅然决然地要走娱乐圈这条路后,给他买了这个小区的一座独栋小别墅。这里安保好,环境好,虽然离公司稍微远些,但想着儿子在拍完戏后如果还不能好好休息,要被一些狗仔什么的打扰,他就气得能拍碎半张桌子。

郝眉的妈妈在一旁吐着瓜子壳儿追儿子新出的剧,吐槽你这搁网上就叫口嫌体正直。气得郝眉的爸爸拍碎了另外半张桌子,就是你背着我带他去参加什么艺考,不然他能沦落成个戏子?好好的公司不来管理,成天想着要当明星,看他最近黑着个什么样子,知道的说他去拍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煤堆里打滚儿呢!得了吧得了吧,他黑是遗传你好么,而且他就是喜欢拍戏嘛,反正咱们不差钱儿,他怎么高兴怎么来,好啦来来消消气儿快看儿子在这部戏里多帅啊,简直完美继承了麻麻我的美貌啊balabala

于是眉哥还没出道拍剧就已经住进豪宅,被愚公等一众穷苦的青年艺术家一顿鞭挞,而后又毫无立场地求眉少包养,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黑面神ko,完美拦截,带着一身的厨艺堂而皇之地走了后门。

     

     回到家中,郝眉觉得空气中的尴尬简直已经具象化,像把细细的暴雨梨花针扎得他疼,以至于他都不敢主动开口和ko说一句话。不过看ko的样子,却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还径直去阳台上为渴了两个星期的花浇水。

郝眉自己跟自己生着气,明明你向我表白,咳咳,并且被我掐死在了摇篮里,你好歹表现得伤心一点啊,不然我很没面子啊!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葛优瘫。

Ko给花浇了水,进来问,“看你晚上没吃什么东西,想吃什么,我做一点。”

郝眉一下子坐起来,吸溜了一下鼻子,“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没有,这件事情你慢慢想。”

“那我要吃番茄肉丸鸡蛋面!肉丸要多!”

“好。”说完走进厨房打开冰箱。

郝眉跟着走进去,“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后天吗?”

Ko切好番茄转身去拿鸡蛋,郝眉趁他转身拿了一块番茄塞进嘴里。“事情弄好了,没什么事,就回来了。”

“哦,”接过ko递过来的纸巾擦嘴,又问,“那你几点到的啊?我听愚公说你一下飞机就来公司了?”

“下午两点。家里没有肉做丸子了,火腿可以吗?”

点点头,主动跑去冰箱旁边拿火腿,“你要不要这么拼啊超人!诶?巧了,我也是两点到的呢。”

“我在机场看到你了。”

“啊?那你不叫我!”

“有粉丝找你签名。”

“这有什么嘛……”说我他翘着嘴巴翻了个白眼。

对啊,为什么没有喊他呢。才两个星期没见,自己像被毒虫咬噬一般难受,看着他亲切地和粉丝还有小助理说说笑笑的样子,ko真不知道那两年只凭文字和语音还有时不时的视频,自己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于是,他近乡情怯般的更不敢叫他了。不过突然想到自己带了相机,便把他在人群中的微笑留了下来。至于为什么发到网上,大概是抑制不住那种烤了完美的泡芙想要炫耀的心情,反正也只给看不给吃。

交谈间他已把面条煮好,煮了两碗,端着面走向饭厅,郝眉在厨房洗了手循着香味坐在ko对面开吃。

“ko,这次去都顺利吗?”

“嗯,都顺利,别担心。”

“叔叔阿姨都好吧?”

“很好。”

“哎呀,我这不是废话吗啊哈哈……不过他们可能都不记得我了。”说完使劲儿吸面条。

“记得,他们也很想你。”

“真的啊?”说完开心地摇头晃脑。

Ko看着他傻乎乎地关心自己的样子,胃里心里都暖洋洋的。他的父母是赌徒,欠了高利贷把自己扔给奶奶不闻不问,后来被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债主逼到跳河自尽,奶奶更是重病离他而去,他只14岁就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四处漂泊了一段时间被民政安排到幼儿园,随后被一对华人夫妇收养,带到国外生活。夫妇经营着一家中餐馆,幸福美满,也给了他温暖的家庭生活,供他吃穿,让他接受教育。他和郝眉也就是在家里的餐馆里认识的。

酒足饭饱后郝眉哼着小曲去洗漱,把自己收拾好了之后出来看到ko也已经洗漱好了,还给他温了一杯牛奶放在茶几上。郝眉走过来大义凛然地干了这杯牛奶,ko冲他点了点头。

   抱着电脑登陆了游戏,老三两口子不在线,愚公猴子酒也是,他无聊地做跑环任务,才刷了一个任务就哈欠连天,关了电脑准备睡觉。他刷着牙又被牙膏刺了个激灵,吐了泡泡冲出去站在ko旁边。

Ko抬起头疑惑地看他。

“咳,那个,我虽然说我会怕,但,我会郑重考虑这件事的,我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是吧?”虽然自己站着,但感觉被俯视的是自己,有点心虚,不敢正眼看ko。

“好。我知道。”

“那,晚安。”说完转身就走。

“晚安。”

Ko低下头微笑,回想郝眉刚才可爱的表情,简直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突然,一个温热的身体短暂地从左边轻轻地抱了自己,只一秒。“那啥,奖励你的,今天的番茄鸡蛋面很好吃。”

这次真的是飞快地跑进了卧室,ko愣在那里,然后,又去洗了个澡。

郝眉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眉哥!!你怎么能这么主动呢!!要矜持啊!!明明是他要向你表白啊怎么最后弄得向你才是追他的那一个啊摔!然后又想,哼,这个抱抱是朕赏赐给他的该他谢恩呢╭(╯^╰)╮!



5

   来到公司,大家围着老三打听战况,老三露出迷之微笑,贝微微羞红了一张脸,他们便心知肚明,不愿找虐,愚公大吼一声“丧心病狂!”,三人朝着休息室走去,准备召开座谈会。

   “三嫂的爹也太没立场了吧,整得这么顺利,我小板凳都放好了,瓜子也买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郝眉愤怒地捏起拳头。

   “好了,美人,你是不是羡慕老三啊,放心,ko的家人生活正在国外,肯定更开明,不会为难你这个丑媳妇儿的。”来自猴子酒安慰。

   “去去去,我明明致一颜值担当。”

   “美人,你这槽点有些奇怪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别垂死挣扎了,我们懂。不过话说回来,你居然还没和ko修成正果?你俩都同居两年了,ko还在实习期没有转正?”愚公和猴子酒都替ko着急。

   “虽然你这么说让我无言以对,但是,不瞒各位,昨天……”于是把昨天分头回家以后的事情说了。

   “啥?你怕?还让ko别说?”俩人惊呆了。

   “对啊……”

   “哦,可怜的ko,阿门。”愚公虔诚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那你怕啥?”猴子酒get到了重点。

   “那你们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好吗?被拍到了怎么办?”

   “也是,你现在这么红,事业刚起步,不敢出啥幺蛾子。”

   “这倒不是,不演戏总还能做点别的什么,反正眉哥有钱。可是致一是咱们兄弟共同的事业,我在这个时候搞事情也太不仗义了吧!”本来听到前面他炫富正想骂他一身资本主义铜臭味呢,后面的话倒让他俩感动了。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这样岂不是陷我们三人于不仁不义吗?”肖奈走出来插了句。

   “我去!大哥你走路能有点声音吗!吓死宝宝了。不过老三就是老三,李菊福。”好友愚公专业为您点赞。

   “是呀,眉哥,难道这两年来你感受不到ko的司马昭之心吗?”

   “什么司马昭之心啊,你会不会用成语啊!再说了,我的苦恼是你们这些凡人不能理解的。”

   “总之,公司这边你完全不用担心,比起兄弟共同的事业,还是兄弟更重要,而且你也要相信我们,相信ko。”肖奈做最后的总结发言,愚公和猴子默默鼓掌。

   郝眉感动得涕泗横流,三人却嫌弃说他那是便秘脸,留他一个人在沙发上尔康手。

   肖奈出来,看见微微一脸对八卦的期待,朝她指指郝眉。微微兴奋地点点头,跑进休息室。

 

   “美人师兄,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我们开心开心啊!”

   “连你都奚落我!”

   “没有没有,开玩笑的。不过师兄你怎么了嘛,我听愚公师兄说你昨天还挺开心的样子啊。”

   于是郝眉又把ko昨晚表白未遂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啊?”郝眉宝宝一脸委屈。

   “师兄,你果然跟我是一个世界的啊!”

   “你眉少铁骨铮铮翩翩公子,才不会和你同流合污呢。”

   “其实我和大神刚奔现的时候,我也和你现在一样,紧张得不得了。”

   “谁紧张了。”郝眉小声嘀咕。

   “明明之前只是在网络中互动,结果一下子就在现实中发展成那种关系,感觉特别不真实。又有那种明知道考得很好却不敢查分数的担心。”微微对着郝眉分享恋爱感想。

   “哦,是不是那种中了彩票却不敢拎着麻袋去装钱的忐忑?”郝眉觉得微微似乎是说到自己心里所想了。

   “额……师兄,你这个比喻真是好清新好不做作,不过大概就是这样吧。所以,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说完竟然一溜烟儿跑了。

   “喂那你到底干嘛来……”一转身,刚好看到ko拿着个文件夹靠在门边看着他。

   “呵呵,呵呵,你好啊……”郝眉抽搐着嘴角不知道该不该笑。

   Ko把文件递给他,“这是刚送来的剧本,肖奈他们都说不错,你看看喜不喜欢。”

   “哦。”他糊里糊涂地接过本子,前面的大纲看了一眼,人物关系看了一眼,眼睛亮了起来。

   “我喜欢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你应该会喜欢。”异口同声。

   “ko你简直不能更懂我!”

   “这个角色形象完整,性格复杂,虽然戏份不多人设也没有主角讨喜,但很有挑战性,我猜你会喜欢。”

   “对啊,可是这么好的角色,应该会很抢手吧。”

   “你肯定是最好最适合的。”

   “ko你实力眉吹!”

   Ko笑笑不说话,对啊,我还是你饭圈中的大大呢。

   “哎,不过你不要这样子啊,我都要可怜我自己了。”ko见他说得这么严重,问他为什么。

   郝眉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递给ko,是一段话。

 

   【可是说来可笑,他演奏完毕时,我倒真有点替他难受。我甚至认为他已不再知道自己弹得好不好了。】①

 

   郝眉把这段话当做备忘录,ko倒是第一次知道,不过一想,又不觉得意外。这话是霍尔顿在酒吧中听完老欧尼弹奏钢琴后的感受,那些观众为老欧尼不要命地鼓掌,演奏完毕时他已深深沉浸在自己是一位杰出的钢琴家的喜悦之中,却完全不知自己是否演绎了动人的音乐。

   “你老是夸我,粉丝也是,我真怕哪天想他一样飘飘然,找不着北,成了一个自以为是却假装谦恭的伪君子了。”

   Ko从前从不知道他有这样的担忧。看着他躺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样子,摸摸他的头,说,“怎么会。你不会变成老欧尼,因为我不是那群傻子一样的观众。“

   “哼,夸我还要带上自己。那我就姑且信你一次吧。”

   郝眉红了之后其实一直充满担忧,他是真的哎演戏,喜欢在镜头下演绎不一样的情绪,刻画各式各样的人物,为他们走完或长或短的人生。他也会为自己的作品打分,有时回头会发现一些他表演时都未曾察觉却为角色加分的点睛之笔,也有很多不可名状的尴尬让他不忍直视。所以他总是不断地在进步,粉丝说他总给他们带来惊喜。

   但是,除了粉丝,他也有更多的普通观众,他们只评论好或不好,不会为你的进步买单。所以他便把那段话存进手机经常看,提醒自己不要迷失在粉丝的赞美之中,提醒自己不要忽略别人的批评。

   这些他是不愿和愚公他们说的,因为他也有争胜之心,不愿将这些小情绪讲给他们听。现在被ko知道了自己心中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又想到这些年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一股暖流浸润着胸膛。

   郝眉突然从沙发上翻身坐起,“千叶白莲数枝开,怎如ko解语花。小娘子,朕看你如此聪慧动人,不若随朕进宫,朕独宠你一人如何?”半跪在沙发上,用手挑起ko的下巴。

   Ko眼睛微眯了一下,“你认真的?”

   “不拿姻缘作儿戏。”

   Ko翻身压住郝眉,郝眉看他慢慢凑近,眼睛黑得发亮,他感觉自己渺小如宇宙中的一颗尘土,活生生被这黑洞的巨大引力卷入。认命地闭上眼,来吧,搞事吧,反正有大把时光。

   阿列?没有亲嘴巴??

   Ko只在额头轻轻碰了一下,郝眉今天梳了刘海,严格来说这特么都不算肌肤之亲啊摔!看着他气呼呼的样子,用力抱住他,把他扣在自己怀里。

   “干嘛啊你……”郝眉撅嘴表示不满。

   Ko笑笑,回道:“不敢拿麻袋去装钱的的忐忑。”

 

①:本段话出自《麦田里的守望者》。

———————————————————————————————


可能有读者老爷会觉得郝眉有点别扭,但其实我认为他是个很坦荡荡的男孩子,而正因为坦荡荡,他才会认真慎重地对待,才会思虑一番,他想明白了,就会在这段关系里很主动的,所以,接下来准备发糖啦~~


——————————————————————————

今天发文失败了无数次,这里面有什么敏感词吗??我这么清澈透明一点都不污的啊……



评论(7)

热度(201)